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越來越多的男人討不到老婆,
因為越來越多女人不想結婚。女人說:
我想偶爾跟朋友出去,不想失去單身的自由;
我想高興吃什麼就吃什麼,不想變成理所當然的煮飯婆;
我想花錢打扮自己讓自己開心,不想每天想著要怎麼省來貼補家用;
我想當媽媽永遠的心肝寶貝,不想提心吊膽不知道婆婆什麼時候會嫌我;
我想當永遠的情人,不想在努力當個好老婆時,還要當老公的另一個媽。



男人說:
結了婚,當然要以家庭為重,不能老是往外跑;
結了婚,當然要入得了廚房,洗手做羹湯;
結了婚,當然要為兩人的未來打拼,分擔家計;
結了婚,當然要把我的家人當作你的家人一樣;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總是有那麼一些人,在你最在乎的時候,他不在乎;總是有那麼一些事,在你用心維繫的時候,它不維繫;總是有那麼一些東西,在你最珍惜的時候,它不珍惜;亦如總是有那麼一處地方,在你最留戀的時候,它不留戀。

很多時候,面對那些本不值得自己去珍惜的人,縱是你拿出了十二分的真誠與在意,它都依舊是那麼的廉價。就像當自己心已超載,情已沉澱,任你再拿出二十分的真心與熱忱重溫,於我也早已是無謂。

所以,當我們心間那些所有的真誠與熱忱被善變與涼薄浸透之後,或許懷念,或許傷情,但你依然會選擇轉身離去,漸行漸遠。

其實人生,有很多東西都是過期不候。就像與很多人的交集,既是轉身離去,便是後會無期。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永遠不會疏遠的某些人,某些事。如今,卻出乎意料的雲淡風輕,視為風煙。也許,這便是歷練,便是成長。縱是一顆再柔軟的心,我想它也經不起太多的涼薄與虛偽。

如果,我落寞孤楚的時候,你視若無睹,扮演了我的看客;那麼,等到淚已落,傷已過,縱是你再多挽留,我也只能是從此過客。縱是要將一切重來,也是為之晚矣。因為你不曾解讀,那顆被涼薄的心,早已漠然!任你如何再複製,它也早已不再是最初的模樣。至少,也是不復最初的心情。

所以,一切就都變得可有,可無;可去,可留。任憑那些戲子,哪怕故作姿態,繼續戲演著種種繁華喧囂,淡漠的心亦是冷眼旁觀,視如不見。原來,很多時候,那些會讓人徹底寒涼的失望與傷痛,都是在心間悄然無聲就形成的。就是曾經在乎,才致今日漠然。既是往昔歲月,何必無謂回顧?沉默不語,聚散隨意,哪怕孤身獨行,亦是大步向前……

如果說,花開,是一種落淚的幸福,那麼,花落,應該是一種惆悵的感動。既知春去,會有春回,又何必執著於那些虛妄的等待?既知流年逝去,不能往返,又何必抓住記憶中那一小段殘缺的影子,而辜負眼下以及以後那大段的美好時光?也許,人與人之間,從一開始,就應該習慣隔著距離相看相守,這樣縱然有一天陌路,亦不至於有太多的傷感與落寞。

人生短短數十載,最要緊的是滿足自己,而不是討好他人。縱是上善若水,也要學會傲嬌與獨立。別讓自己活得太累,太辛苦。去愛值得愛的人,去忘不該記的事。每一個昨天,都是過去。然,昨天的太陽,永遠也晾不干今天的衣服。所以不論「昨天」給予了生命怎樣的記憶或感動,我們需要的永遠都是把握眼下,展望未來,而非沉浸於那些過去的是非虛實。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是位出租車司機,白天在外到處奔波,晚上回到家裡已是疲憊不堪。偏偏女人一見他回來,總喜歡纏著他說個沒完。而他,只是勉強地應上幾聲。

    時間長了,女人漸漸地惱了,一如往常地買菜做飯,卻很少理他,脾氣開始變的暴躁。為他用完東西沒有放回原處,為他回家後未能及時換鞋子,為他偶爾抽了一隻煙……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女人常常對他大動肝火。

    這樣的日子讓他越來越鬱悶,甚至有一種窒息的痛苦。他不懂,自己在外拚死拚活,不就是為了讓她過得舒服一點嗎?為什麼她一點兒都不能理解自己呢?

    有一天午休時,他和一位老司機聊天,說起自己對婚姻的失望。老司機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以後回家無論多累,都要打起精神陪她聊聊天,不要多,十分鐘就夠了。」那能有用嗎?他將信將疑。那天下班回家後,儘管他依然很累,可他還是滿臉笑容地喊了一句:「老婆,我回來了。」女人叢廚房裡探出頭,淡淡地回了一句:「回來了。」換好衣服,他沒有向往常那樣陷在沙發裡,而是去了廚房:「老婆你辛苦了,我來吧。」「你會幹什麼?」女人不屑地問了一句,但還是隨手丟給他一根蔥:「剝好洗洗。」那一天,站在廚房裡,他給女人講著車隊裡的種種趣聞,講著自己遇到的各種乘客,甚至還提到自己小時侯的一些事情。女人一邊應著,一邊不停的炒菜。

    晚餐桌上,女人難得往他的碗裡夾了許多他愛吃的菜:「你跑車辛苦,多吃點兒。」一晚上,他們邊吃邊聊,他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晚飯後,他剛要伸手去收拾碗筷,女人擋住了:「我來吧,你累了一天,好好歇歇。」女人端著碗筷去了廚房,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與之相伴的,是久違了的女人的歌聲。

    也就是從那天起,他每天下班回家總是先陪女人聊天,給她打下手,聽她說些單位裡的大事小事。堅持一段時間後,他便發現,往往沒聊上十分鐘,女人便將他往廚房外趕:「跑了一天早就累壞了,快去歇歇吧。」更讓他驚喜的是,她對他越來越體貼了。

    愛她,那就用心的陪陪她,不要多,十分鐘就夠了。女人要的並不多,一個愛她,心裡有她的老公,回來能和她說說關於他在外面的一切,僅此而已!不過分吧。男人們,你們有幾個真正關心過你的女人啊?不要等她的心涼了,才說愛她。 把心掏給了你,你卻假裝沒看見,因為你不喜歡,有的人把你的心給掏了,你卻假裝不疼,因為你愛!

    為了你,拒絕了所有的人,回過頭來卻被你冷落!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