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她生理期。身體不舒服。頂著疼痛洗衣服。收拾屋子。
  他坐在電腦前面玩網絡遊戲。
  她幹完活。躺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
  他看了她一眼:「寶貝兒。辛苦了!」然後轉過頭。繼續玩他的遊戲。

B:她生理期。很難受。起身準備洗衣服。
   他拽住她:「你去床上躺著。我來!」
   她:「你會做家務嗎?你自己洗過衣服嗎?」
   他:「不會做可以學著做啊。以後你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當然得獨擋一面!」

  女人需要的不只是甜言蜜語,哄她幾句,她也許會給你一個微笑,但是實實在在的呵護,她會對你一輩子的感恩,並且會回報給你一個溫暖的家。
 

A:她:「老公。幫我接杯水唄。」
   他:「石頭剪子布。誰輸了誰去。」
   她:「算了。我自己去吧。」

B:他們坐在一起看韓劇。她起身。他問「幹嗎去?」
   她:「去接杯水。」
   他:「你坐這看吧。我去給你接。」

女人要求不高,她對男人唯一的要求就是「疼她」,你可以什麼都沒有,只要你疼她,她就有足夠的勇氣把自己的下半輩子交給你。

A:他晚上下班。給她打電話「寶貝兒。我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飯。」
   她:「你不是答應我陪我逛街的嗎?」
   他:「改天吧!」
   她默默地流淚。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

B:他下班的時候打電話給她:「親愛的。別人給我一張奧運會的票。巴西隊啊!一會兒我去
   看球了啊。」
   她:「哦。這樣啊。好吧。」
   他:「怎麼不高興了?」
   她:「你忘了。上周說好今天我朋友和她男朋友請我倆吃飯啊。」
   他:「哎呀。對不起親愛的。我忘記了。那我把票給別人吧。我陪你去吃飯。」
   她:「不要了。吃飯可以改天。或者你先去看。我們等你。」
   他:「那不行。答應你的事情必須得做到。再說你自己跟他倆在一起像電燈泡似的。你肯定不舒服啊」
   她:「沒事……」
  沒等她說完,他很強勢的告訴她「好了,聽我的,你收拾一下,我一會兒去接你。」

其實女人不是不懂事,只是她需要碰上一個懂事的男人,其實情侶之間是可以互相的。

A: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了啊。」
   她:「幾點回家?」
   他:「九點之前肯定回家。」
   九點半,她:「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他:「十點。肯定回家。」
   十一點。十二點。一點。兩點……
   後來,她不再打電話催他,因為她知道,對於不守承諾的男人,一切「肯定」都是「未必」。

B: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九點之前肯定結束。然後我倆去看電影。」
   她:「你能那麼快就結束嗎?」
   他:「放心吧。我答應你了就一定能!」
   快到九點的時候。他:「收拾一下吧。我馬上就到你家了」

信任,是在一件一件小事中建立起來的。


 

A:她給他拿了一包榛子。然後她去洗衣服。
   回來的時候。榛子已經被他吃得所剩無幾。

B:她拿給他一包榛子。然後自己去收拾屋子。
  回來的時候。她看見電腦前面放了一堆剝好的榛子仁。


女人很感性。她炫耀你對她的體貼,就好像炫耀克拉鑽一樣。這麼廉價的買賣,用一點心思就能收穫無比的財富。


A:他說:「你是最好的。」
   她問:「我哪好?」
   他:「學歷高、能力強、長得漂亮、對我又這麼好。」
   她笑了。

B:他:「你是我所遇到最好的女孩兒。」
  她:「我哪好?」
  他:「你對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友善、很無私、對人對生活總是很感恩、一個人有一顆善良的心、會讓周圍的人感覺到溫暖,你是我見過最善良的女孩兒,傷害你的人都應該下地獄!」
   她哭了。

一個人,是因為你對他好,所以覺得你好。
一個人,是因為懂得你的好,所以想要對你好。

幸福的戀人,首先應該是一對彼此欣賞的知己。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