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婚姻自1988年起、從早期老兵探親回大陸後、有不少是透過大陸親友介紹、然而又演變到兩岸婚媒介紹、最後又演變到今天、在網路資訊的發達下、台灣男子要想大陸妻的方式、除了透過婚媒介紹外、再來來就是透過網路去結識大陸女子。
 
台灣有不少男人、為的省媒人介紹費、於是自己就透過網路結識和大陸女子結婚、但是在面對大陸無奇不有的騙事、有以下有三則大陸社會騙婚新聞、我們台灣男人若有想去大陸娶妻、若是透過網路去結識大陸女子、在這時就不得不注意、以免下個受害者就是你。
 
多名女子為巨額彩禮跨省騙婚 連續閃婚七八次

為了騙取巨額彩禮,來自湖南的多名女子利用民政局婚姻登記系統尚未跨省聯網的漏洞,在張家口懷來縣和幾名農村大齡青年連續「閃婚」,有的甚至結婚多達七八次。她們每次詐騙彩禮1萬元到數萬元不等,團伙成員按照「四三三」的比例分贓。2月28日,涉嫌騙婚的團伙主要犯罪嫌疑人張慶梅被懷來警方抓獲,目前,這個團伙6人落網,另有一人在逃被網上通緝。

2010年3月份以來,張家口市懷來縣警方接到5位當地農民報案,稱花了1萬到2萬多元的彩禮娶了湖南籍女子作媳婦,領完結婚證少則三天,多則半個月後,這些女子以各種方式逃跑。47歲的當地村民李偉新介紹,他通過鄰村村民高明和湖南女子張桂蘭相親後,向其家裡支付了2萬元的彩禮領取了結婚證。半個多月後,張桂蘭以母親病重為由返鄉探望。李偉新隨新婚妻子來到湖南吉首市,張桂蘭中途逃走不見蹤影。

警方接報後,從介紹人高明下手調查發現,這5起詐騙案中犯罪嫌疑人均使用真實身份,且均與受害人登記結婚,然後伺機逃走。在大量的證據面前,高明交代了夥同他人以介紹媳婦為名詐騙彩禮的犯罪事實,並交代了其他團伙成員。

2012年4月民警在吉首市火車站將張桂蘭抓獲。今年2月28日,民警將該騙婚團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張慶梅從湖南押解回張家口。至此,懷來縣系列騙婚案除一人未落網外,其他6名團伙成員悉數落網。

據供述,這個團伙從2009年開始,夥同王強(在逃)等人,以給懷來縣村民介紹對像為名,利用民政局婚姻登記系統跨省尚未聯網的漏洞瘋狂作案,登記結婚騙取巨額彩禮。得手後,他們又僱傭老家無業女性外出騙婚。他們一般先到外省物色當地人,然後讓這個當地人以介紹對像為由索要彩禮,騙婚女子利用真實身份進行登記。得手後,他們按「四三三」的比例分贓。(記者石英傑 通訊員趙軍 耿子夫)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騙婚團伙瞄準農村剩男 侵害對像多「有缺陷」

騙婚四大特點

●詐騙金額大

●侵害對像多為農村高齡或「有缺陷」的單身男子

●集多次、流竄、結伙作案於一體

●虛構事實騙取對方信任

去年5月至今年3月,騙婚案頻頻在廣東省梅州市各縣區出現,先後有不少受害者上當受騙。這些受騙者多是來自農村,而且年齡基本上都超過30歲。他們交了多則四五萬元,少則1000多元的彩金後,領回「美麗新娘」,豈料沒過幾天「新娘」就人間蒸發消失得無影無蹤,讓受騙家庭欲哭無淚,不少人因借錢娶妻還背上一身債務。

策劃這一系列騙婚案的,是來自廣東省平遠縣、梅縣和江西省尋烏縣的犯罪團伙。他們角色明確,分工合作,有人負責在平遠縣、豐順縣、蕉嶺縣和尋烏縣、會昌縣等地方尋找大齡未婚男青年,有人在廣東梅縣、平遠縣及江西省尋烏縣物色女孩子扮演待嫁「新娘」,拉上一幫人充當「親屬」,把相親大戲演足,騙取彩金後就逃之夭夭。從近期梅州法院受理的案件統計,這伙騙子先後騙得19名被害人財物合計30餘萬元。

《法制日報》記者從梅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瞭解到,近日,平遠縣人民法院對這個騙婚團伙進行了一審宣判,12名被告人以犯詐騙罪被判處4年9個月至1年不等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假結婚真詐騙

今年3月,梅州警方接到受害者劉某的報警稱,自己剛娶回的24歲老婆「小麗」收了紅包、彩禮以後就不見了,至今無法聯繫。3月22日,這夥人在梅縣石扇鎮準備以介紹婚姻為名騙取被害人孫某的財物時,被趕來的公安民警當場抓獲。

據其中一名受害人凌某說,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平時都在家務農,三十幾歲的人了還沒有娶到老婆,娶妻生子是他最大的願望。去年5月經人介紹他認識了一名劉姓男子,並通過劉姓男子介紹認識了一名王姓「媒婆」。

在「媒婆」的介紹下,凌某見到了一名女孩,她叫「林巧」,年僅25歲。「林巧」講話低著頭,輕言細語,一副羞答答的樣子。這次見面,凌某對「林巧」一見鍾情。而「林巧」也對凌某「非常滿意」。不久,兩人就開始了交往。

去年6月1日,凌某與幾個親戚受邀來到了「林巧」的「親哥」家裡,「林巧」跟凌某提出第一次見面要給她家人包見面禮。沉浸在「幸福」中的凌某沒有多想,當即拿出2600元給她。並約定兩天後,到男方家裡看看。

兩天後,「林巧」及幾名家人來到凌某家,凌某父母看到模樣乖巧的「準兒媳」笑逐顏開。這時,「林巧」再次提出要凌某包紅包給她的親人,凌某再次拿出2600元給她。此後,「林巧」還以擺酒席、買婚戒、買化妝品及拍婚紗照等理由,變著花樣從凌某處要錢。先後5次見面後,「林巧」從凌某那裡要了34320元。為了圖個吉兆,凌某還特地請風水先生為他們選定良辰吉時。不久雙方約定,8月11日擺酒結婚。

然而,婚前幾天,「林巧」的手機卻一直關機,直到約定時間的前一天晚上,凌某才打通「林巧」的手機。凌某問:「怎麼不接電話?我們倆結婚的事怎麼辦?」林巧在電話那頭說:「我現在身體不舒服,結婚的事過段時間再說。」說完便掛斷了手機。

聽到「林巧」的話,凌某心裡慌了,趕緊到「林巧」的「親哥」家詢問,但「林巧」大嫂說她也不知道「林巧」到哪裡去了。這時,凌某才醒悟過來,當即前往派出所報案。

騙婚構成詐騙

平遠法院審理後認為,被告人劉某華等12名被告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夥同他人以介紹婚姻為名,騙取他人財物。劉某華等人詐騙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詐騙罪,遂作出上述判決。

據辦案法官介紹,騙婚戲中,有幾組關鍵人物,一組是周旋於廣東和江西之間的林某峰、劉某華及劉某潤等人。他們負責物色、聯繫大齡未婚男青年。另一組是陳某招、賴某蘭等人,他們聯繫待嫁「新娘」。

除了他們之外,剩下的就是「伴娘」、「爸爸」、「媽媽」、「姑姑」、「叔叔」或「弟弟」等,這些人在每宗騙局中只出現一次,搞完一單就換一批人,可謂是「鐵打的騙局,流水的演員」。在平遠法院審理的騙婚案件中,竟然有一對親生姐妹花——劉某蘭和劉某鳳一齊上陣詐騙錢財。宣判現場,記者問她們為什麼想到結伙騙婚時,她們低著頭,一聲不吭。

騙婚案四特點

根據《法制日報》記者在當地的走訪發現,很多比較窮苦地方的女孩都願意嫁往生活水平高一點的地區,跨縣、跨市,甚至跨省的婚姻越來越多,這也為跨省騙婚集團提高了生存發展的土壤。

據辦案人員介紹,如今騙婚案件呈現出四大特點:一是詐騙金額大,社會影響惡劣。詐騙贓款在「結婚」前兌現,等案發追贓時,贓款早已被揮霍一空,被害人的損失很難得到賠償;二是侵害對像多為農村高齡或「有缺陷」的單身男子;三是集多次、流竄、結伙作案於一體,不法分子相互之間分工明確;四是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逐步騙取受害方信任。尤其是「待嫁女」會通過改名換姓,偽造身份證明、結婚證明、戶口簿等證件,進行化名詐騙,一般人難以識別。

■鏈接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區人民法院獨山法庭近日審結了一起婚姻糾紛無效案件。小徐因為家庭經濟情況,一直單身。在外打工期間認識了湖北女孩小麗。兩人「一見傾心」,相談甚歡。小麗說願意嫁給小徐,在六安生活。但根據風俗,希望小徐給予一定的彩禮,也算小麗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小徐喜出望外,將多年積蓄的26000元全部交給小麗。之後,二人來到民政局登記結婚。但尚未舉辦結婚典禮,小麗就準備攜款逃跑,隨即被抓獲。

經六安市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隊偵查發現,小麗早在2002年在湖北已與他人結婚,其與小徐結婚系小麗夥同犯罪嫌疑人小丁對小徐進行婚姻詐騙。法院認為:被告小麗在已婚情況下與原告小徐結婚,系以詐騙錢財為目的的騙婚行為,被告小麗行為已觸犯刑律並經公安機關認定,原、被告婚姻當屬無效婚姻。

□說「法」天上無端掉下「好事」不靠譜

在這些騙婚案件中,被告人都是利用了受害人年齡大或自身條件不好不易尋找對象的心理。騙局看似天衣無縫,實則手法拙劣。受害人只要稍微有點警惕性,不要相信天上無端掉好事,或到公安部門查驗身份證即可辨真假。可惜,竟沒有一個受害人識破。由於婚姻詐騙團伙多是流竄作案,可以通過強化地區流動人口、暫住人口管理,以堵住犯罪預防上的漏洞。因此,在加大法律宣傳,提高法律意識的同時,應強化流動人口管理,定期對流動人口進行排查,以遏制不法分子進行婚姻詐騙的行為。

女子騙婚四年三次嫁人 分工明確組團忽悠

揚子晚報訊 家住溧水的張明35歲還沒有對象,經媒人牽線,他和外地姑娘劉芳相親對上了眼,張家付了3萬元彩禮後,劉芳就住到了他家,但她稱戶口本沒有寄過來,要等幾天去領結婚證。幾天後,劉芳說要到浙江去玩,離開張家後發短信「永不回來」,張家這才意識到上當。劉芳被抓後交代,近四年來,她已騙婚三次。

張明已經35歲了,至今單身,父親老張一直想給兒子說一門親事。2011年9月,村裡一個媒人說能幫張明介紹對象,但要花兩三千元的介紹費,老張當時嫌貴沒同意。到了10月份,這個媒人讓張明先去看人,介紹費的事情以後再說。經過相親,張明看中了外地姑娘劉芳,劉芳也表示同意嫁給張明,但要付3萬元禮金。張明一家將3萬元打到劉芳的賬戶上,當天她就住到了張明家。不過,劉芳自稱戶口本還在老家,要寄過來後才能和張明去登記。

住了幾天後,劉芳的一個表妹來到張明家中,兩人商議要到浙江去玩。一開始張明不同意,但拗不過劉芳便同意了。沒想到,劉芳這一去就沒有回來,後來索性給他發了個信息說永遠不回來了,這時張家人才意識到可能上當了。

溧水警方接到報案後將劉芳抓獲,劉芳交代,從2007年起的4年時間裡,她先後換了3個「老公」,收取彩禮錢56700元。近日,溧水縣法院以劉芳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2年4個月,罰款1萬元。

據辦案檢察官介紹,在這類案件中,犯罪分子多為3-5人結伙作案,慣用伎倆通常是互相冒充近親屬,由一名年輕女子充當「待嫁新娘」,1-2名同夥充當「親屬團」,一名本地人充當「媒人」。「待嫁新娘」大多以父母有病缺錢、家庭遭受災害等為由,想通過找對象要點彩禮給家中一點支持,或以路途較遠回家不易,讓男方多拿錢給娘家做彩禮,使急於找對象的大齡剩男信以為真,送上大量現金給「親屬團」,「親屬團」得手後立即離開。留守的「新娘」利用各種手段逐漸讓受害人失去警惕,一旦找到時機就當起「落跑」新娘,讓男方落得人財兩空。

廣東騙婚團伙落網 被騙者花6萬不知新娘姓名

 

 

轉播到騰訊微博
廣東騙婚團伙落網 被騙者花6萬不知新娘姓名

 

騙婚關係網製圖:梁國強

 

 
廣東騙婚團伙落網 被騙者花6萬不知新娘姓名

 

「二號人物」陳某環因騙婚「三進宮」

今年上半年,騙婚案頻頻在梅州五華縣出現,警方在短時間內接到六宗報案。這些受騙者全是來自江西,他們交了四五萬元彩金,領回廣東的「新娘」,豈料沒過幾天「新娘」就逃跑失蹤,讓受騙家庭欲哭無淚,還背上一身債務。

策劃這一系列騙婚案的,是梅州五華縣一犯罪團伙。他們有人負責尋找江西的大齡未婚男青年,將其引到廣東梅州。有人在廣東物色女孩子扮演「新娘」,找一處房子扮作「娘家」,拉上一幫人充當「親屬」,把相親大戲演足,騙取彩金後就逃之夭夭。

梅州五華縣警方接到報警後,經過兩個月的縝密偵查,終於抓獲這一系列騙婚案中的10名嫌疑人,已查清的騙婚案有6起。

禮金到手後 「新娘」就逃跑

五華縣警方的官方微博「@五華公安」,最近接到一則絕望的報警信息:「我在五華被騙婚,被騙5萬多元,你們能抓到人嗎?……我本打算一死以謝高堂親朋,但一想到仇人逍遙法外我死不瞑目……」這則網上報警信息,頓時引起了五華警方的高度重視。

不久後,五華警方又接到一宗報警,一名來自江西的女子稱,今年3月12日,她陪著姐姐的兒子到五華相親,給了5.8萬元的彩禮,把女孩帶回江西,豈料一個星期後,帶著女孩到民政局辦理結婚手續時,發現女孩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都是偽造的。他們懷疑遭遇「騙婚」。

一名游姓男子也報警稱,自己的兒子從五華娶回19歲的「兒媳」陳冰冰,給了3.69萬元彩禮,陳冰冰到縣城買衣服,趁機逃跑了,至今無法聯繫。

一名黃姓男子也報警說,他的兒子從江西撫州到五華縣河東鎮相親,給了女方家長5.58萬元彩禮。「兒媳」回江西住了兩天後,借口說回五華辦理結婚手續,沒想到一回到五華,「兒媳」很快失蹤,打手機關機,找那些中間人和女方家長也全部失蹤,這才意識到上當受騙。

鐵打的騙局 流水的演員

警方在短時間內一共接到了6起類似的報警。受害人大多來自江西,且多為大齡男青年,家庭條件不好,受騙金額少則3萬多元,多則5萬多元。幾乎所有受騙者都指認不出案發的地點,因為他們來自江西,不熟悉當地,而且行程匆忙,不曾刻意認路,這成為阻礙警方破案的最大難題。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兩個月的走訪,一個曾來五華縣的受騙人家屬,還記得某座在騙婚案中充當「娘家」的房子!在其指認下,警方抓到該房的房主(嫌疑人之一),並循線成功抓獲其他9名犯罪嫌疑人。目前,一號人物胡某仍在逃,警方正全力緝捕。

辦案民警介紹,騙婚戲中,有兩個關鍵人物,一個是周旋於廣東和江西之間的胡某(在逃),是所謂的「一號人物」,負責聯繫江西的大齡未婚男青年,又在廣東找人扮演新娘。「二號人物」是五華縣人陳某環(已歸案),負責提供男女雙方見面的地點,即所謂的「娘家」。

除了他倆外,剩下的就是「新娘」、「爸爸」、「媽媽」、「姑姑」、「叔叔」或「弟弟」等,這些人在每宗騙局中只出現一次,搞完一單就換一批人,可謂是「鐵打的騙局,流水的演員」。

人和房子都找齊後,剩下的就是製造假冒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這些證件只有照片是真實的,名字和其他信息都是假冒。辦案民警表示,騙局看似天衣無縫,實則手法拙劣,只要到公安部門查驗身份證即可辨真假。可惜,竟沒有一個受害人識破。

受害人故事

花了六萬,不知「新娘」姓甚名誰

吳某元來自江西撫州市崇仁縣,今年32歲,小學畢業,平時在家務農。今年3月初,一位婦人到吳某家裡閒聊,吳媽媽跟她提起自己的心頭大事,希望她幫忙介紹對像給吳某元。該婦人滿口答應,沒過幾天,該婦人來到吳某元家中,說是有「好消息」。

3月12日,吳某元和家中的親戚,跟著所謂的「媒人」,從江西來到五華縣安流鎮一戶人家,見到了一個自稱「李小燕」的女孩。「媒人」問吳某元對「李小燕」印象如何,吳某元說「還可以」,「李小燕」也表示滿意。

隨後,雙方到了五華縣安流鎮一間飯店就餐。席間,吳某元的舅舅按人頭給「女方」家人發了4個紅包,算是見面禮。次日,雙方開始談聘禮的事,「媒人」拿出一份「結婚協議書」,讓雙方簽字按手印後,吳某元就將5.8萬元交給「李小燕」的「叔叔」,並於當晚將「李小燕」帶回江西老家。

在隨後的幾天時間裡,兩人儼然一對名正言順的夫妻。一個星期後,吳某元帶著「李小燕」去辦結婚手續,誰知到了民政局,才發現「李小燕」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都是偽造的!吳某元「嗡」地一下頭都大了:自己竟然不知枕邊人姓甚名誰!

「李小燕」見事情敗露,屢次策劃逃跑,然而,村裡人都幫忙照看這名來自廣東的「新娘」,因眼線眾多,「李小燕」沒能逃脫。吳某元眼看枕邊人屢次逃跑,感覺不對勁,於是在今年4月10日,和姨媽一道到五華縣公安機關報警。破案後,吳某元這才知道,「李小燕」其實叫魏某霞。

才見一面,四萬多元打了水漂

周某兵是江西吉安市人,32歲,在家務農。由於還沒成家,父母找到了做媒的蔡某,蔡某答應幫忙。幾天後,蔡某打電話來稱已聯繫了一個還不錯的女孩。

今年2月7日,周某兵與母親、媒人蔡某坐班車到了五華縣安流鎮。次日,一家人在某理髮店的二樓見到了介紹中的女孩,並拿到那女孩的臨時身份證和戶口本。周某兵見了那個女孩後,頓生好感。而女孩也對周「非常滿意」。經商量,周某兵願意出彩禮4.29萬元。

沒想到,周某兵給完彩禮,帶著女孩離開理髮店時,突然,兩個光著上身的男子將女孩架走,其中一名男子用普通話說:「是誰介紹的?這是我老婆!」另外一個則拿著皮帶抽打女孩,一行人很快不知去向。

隨後,媒人打電話給周某兵,勸其先離開,並說女孩的媽媽被那個男子砍了一刀,已住進醫院,女孩則被公安機關抓了,「等事情擺平了再把女孩送到江西。」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周某兵等束手無策,只好先行回江西。

一晃好多天過去,五華那邊始終沒有動靜,周某兵就拿著女孩的臨時身份證和戶口本到派出所去查,一查嚇一跳,民警告知兩樣證件都是假的。周某兵這才如夢初醒。

探訪嫌疑人

「媒人」:參與騙婚已經「三進宮」

陳某環是本案的「二號人物」,年近花甲的他已是「三進宮」,罪行都是組織和參與騙婚。

早期,陳某環詐騙的對象都是五華本地人,從去年8月起,他開始打起了鄰省江西人的主意。「江西撫州那邊普通一個家庭,結婚光彩禮就要十萬元,還不包括擺酒席。如果娶個廣東女孩,才四五萬元,中間的差價令很多人願意嘗試,於是我們就有了操作的空間。」

在整場騙局中,陳某環負責物色「新娘」、找人充當「新娘」的親屬,找房子作為「娘家」。每做成一單生意,他能分到三千元。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陳某環還慫恿妻弟參與到騙局中,扮演「新娘」的「叔叔」。

「新娘」:「黃花閨女」曾有三次婚史

今年27歲的魏某霞是五華縣橫陂鎮人,在冒充「新娘」前,她已經當過三回真正的新娘,但都以離婚而告終。

這個有三次婚史的女人,由於臉蛋秀氣、皮膚白皙,在一起騙婚案中,她聲稱從未結婚、從未談戀愛,男方竟也信以為真。魏某霞與男方見面後,雙方簽了一份「結婚協議書」,男方給了彩金,將其帶回江西。「彩金我一分錢都沒拿到,只拿了幾百元見面禮,他們讓我先到江西住一段時間,然後借回娘家之機脫身,事成後可得5000元。」

「母親」:露臉兩次賺出場費540元

陳某秀是五華縣安流鎮樓江村人,有一天,侄媳張某霞(在騙婚案中,提供房子作為「娘家」)找到她,讓她扮演一個女孩的母親,事成後給好處費300元。面對誘惑,經濟窘迫的陳某秀答應了。

次日傍晚,陳某秀來到指定的房子,剛進屋沒多久就來了10多個人,經媒人介紹,得知那些人來自江西。心領意會的陳某秀拿了戶口本給男方家人看,表示自己是「新娘」的母親。隨後,男方給陳某秀髮了240元「見面禮」。

第三天下午,陳某秀按照事先安排,再次以「母親」身份到飯店吃飯,餐後「新娘」隨男方回江西。事後,陳某秀從張某霞那裡拿到300元「出場費」。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