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謝霆鋒高調復合了,說是轉了十幾年以後,終究是放不下真愛,昔日伉儷只能抗著壓力重新走到一起。這樣一說,張柏芝和兩個孩子,王菲的兩任老公和女兒不過是他們追尋愛情的路上,一時大意,不小心犯下的錯誤而已。在偉大的愛情面前,不過是一段可有可無的彎路。更何況裴多菲早在一百年多年前都為他們喊出「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因此,這對愛情勇士,為了得到比生命可貴的愛情,捨棄孩子又算得什麼?


只是這樣的愛情,總讓人感覺像是缺點什麼東西。或許很美,多少會讓人覺得寒心!


電視節目裡各種徵婚節目、還是各種婚友社、在你方唱罷我登場,熱鬧無比時。男人女人站在舞台上,在兩人面對面交談時,眼波流轉的不是風情,而是數據:收入、職業、身高……在短短一分鐘的對視之中決定自己的配偶--將人類的動物性表現的淋漓盡致。


閃爍的霓虹燈下,誰能分得清楚慾望和愛情?


人人都在談愛情,可更多的時候,他們說的不過只是慾望!


慾望很簡單,愛情卻很複雜。


一生中,每天都在上演與不同人遇見,然後擦身而過的橋段,只會對其中有限的人產生深刻印象,而愛情確是唯一的。千萬人之中,只有這麼一個人,讓人想了又想,念了又念。分明是才分開,轉眼又想撥通他電話,倒不是真想知道他在幹什麼,無非是想聽聽他聲音,哪怕不說一句話,無端的對著電話,那樣靜靜的聽一會,也是覺得美的。他不帥,她也未必美麗,可不管怎麼看,總能看出花來,她/他身上下無一處不可愛,讓人竟能說出致死不渝的傻話來。就像謝霆鋒愛張柏芝的時候,是真愛啊。哪怕她艷照門了,全世界的人都要摒棄她,他卻坦然說:她就這樣的人,我一直知道的。


只是,愈是熱烈、奮不顧身的愛情,愈容易曇花一現。


過去了,她的一切好或不好,都可以是不愛的理由!


《詩經》裡說「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僅僅是衣領一角,就讓人不能自拔,想來是因為沒有得到,佳人得到了,怕是另一種心意了。


怕很少找到《紅樓夢》裡賈寶玉般癡情人了,情到濃處,他說:「你證我證,心證意證,是無有證,斯可雲證。」到頭來又是怎樣一種收場?到底是意難平!


看過一則報道。說一名北京男子為救患尿毒症的妻子,私刻公章,為她做四年的免費透析,後來他因涉嫌詐騙被起訴。網友們對冰冷的制度加以口水戰,而對他五年來傾家蕩產為她透析治病,不離不棄,尤其是後來為愛違法更讓人們動容。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他的不顧一切讓人們重新相信愛情。


事實上,他們一直都沒有火一般熱烈愛情。他們經朋友介紹認識,也完全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一見鍾情。就連當事人自己也說,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什麼動人的愛情,有的只是兩個搭幫過日子--能過到一塊,得了。他所做的這些只是為了讓她能不先死。事實上,這樣接地氣的話才瓷實,才讓人覺得溫暖、動容,卻總是被大多人忽略。


愛情,沒那麼美好。也不是天天說句我愛你,便真的地老天荒了。它要有市井煙火味,才動人。再多動人的情話,都抵不上生病時,他手撫摸你的腦袋,然後,無聲端杯熱水,來的實在。


失戀的人或許不該那麼痛不欲生,情人忽做陌路或許是可悲的,但至少乾淨利索,因為猝然,所以悲壯,但終究留了一份念想在。


最可怕的是在長期的穩定和溫情之中,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愛情一點點死去,兩個人像是溺水的孩子,相互掙扎,直到沉入湖底,卻無力施救,來的痛快。


這樣的萎靡死亡,甚至不能去控訴對方,不能指責命運。像是被關進了有限的空間內,一點點窒息下去。你指責他走路的方式,他不能忍受說話不過大腦。兩個人像是兩個劍客,他刺向你,你刺向他,劍無虛發。


有時,兩個人像是被安排在同一車廂的旅人,總以彬彬有禮的節奏撐完整個讓人難以忍受的漫長旅途,交談實在是因為窗外風景太過於單調,這類愛情的通常死法是:你既愛他,又不愛他,這樣豈不更惆悵?


別把愛情想那麼美,它不是平庸生活的避難所,它只是平庸生活的一部分。別給予愛情那麼多期待,你愛的那個人,總有一堆缺點,但只要堅信一點,你愛他。然後,彼此在市井煙花中,彼此包容,相互欣賞,互相取暖,信步走下去,才好。


等習慣了沒有玫瑰與紅酒,醉心於每日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這時的愛情怕是離極致不遠了。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