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自2005起、經濟上突飛猛進、随之帶動各項發展、這包括工資調漲、物價高漲、甚至也帶動大陸各省地娶妻禮金風氣。中國大陸是年年在變、時時在變、但是對於我們台灣而言、卻始終停留十幾二十年前的思維、還在認為大陸是個落伍之地、至今還在誤以為、此時去大陸娶妻還可以用廉價的花費、去娶去挑。好幾年前、甚至到的現在、仍然有不少台灣單身男人、一旦在台灣娶不到妻、還是想挑美女為妻、都會有個念頭、就是花少許的金錢、去娶外籍或大陸女孩為妻。

台灣單身男人、你想娶那裡的女孩都沒關係、因台灣是向來講求婚姻自由、但是在當你有這個念頭想娶外籍或大陸女孩為妻時、尤其是在委託婚媒業者幫你介紹時、有很多的娶妻資訊、你是一定要明白不少事、這樣你娶妻的過程裡、才不會被不肖婚媒業者給騙、首先就要看自己擇偶的心態與婚姻觀正不正確?其次你是需了解當地結婚習俗、不能再用你台灣人的觀點去看、否則你所娶的娶妻、是到頭來人財兩空、還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男人娶妻、如果你想娶美女的話、那你有能耐的話、你就自己追求自己娶就好、不必假手或婚媒業者去幫你介紹、但你一旦沒有這能耐的話、甚至連一般女孩也追求不到的話、在這時讓你不得不委托婚媒業者來幫你介紹時、那你就不要抱著娶美女的心態、去娶外籍或大陸女孩為妻。否則你就會被不肖婚媒業者給騙了。『很想娶東北女孩為妻、直認為東北女孩長的高挑又漂亮』。這是這幾年我常遇到網友所一再問我的問題、但是在他們提問前、卻是從沒有好好去思考過、東北女孩是你台灣男人娶的起嗎?而東北女孩又是否長的高挑又漂亮?而東北女孩真的是道地東北滿族人?

吃米不知米價、自大又不知時事的人、似乎是現不少台灣男人的寫照。每每有些不少台灣男人如在台灣娶不到老婆、往往就有個念頭、那就是透過婚媒業者去大陸娶妻、但是卻有不少台灣男人、一直把中國大陸停留二三十年前那時的落伍、直認為我只要花個四五十萬台幣、就可用挑美女的心態去挑、但往往的結果、是一個又一個被不肖婚媒業者給騙、尤其是被合法的婚姻協會給騙的更多。

四五十萬是美金還是人民幣、如是台幣去換算人民幣、也只不過是8~10萬人民幣而己、就算今天你台灣人去大陸認識一位大陸未婚女孩、要論及婚嫁起、你這8~10萬人民幣要去娶女方、試問這銭會夠娶位未婚女孩嗎?那如果你還不識大陸女孩時、一旦要委托婚媒業者幫你介紹時、這時你還要算看看、來回機票食宿、證件費、媒人費、試問還有多少錢到女方手裡、那這時你還用挑美女的心態去娶妻、那結果往往是被人給騙。

袁靜偉2015-07-01 01:49

http://news.qq.com/a/20150701/001978.htm?tu_biz=1.114.1.0

 

 

轉播到騰訊微博
媒體調查沉重彩禮:男方稱是負擔 女方稱是面子

 

 

轉播到騰訊微博
媒體調查沉重彩禮:男方稱是負擔 女方稱是面子

 

 

轉播到騰訊微博
媒體調查沉重彩禮:男方稱是負擔 女方稱是面子

6月12日下午,陰沉了大半日的天空終於放晴,陽光有些晃眼。哼著歌的羅睿心情不錯,影樓剛剛打來電話,結婚照已經做好,隨時可以去取———28歲的他將在兩個月後迎娶新娘。時間倒回三年前,那時的他心裡滿是陰鬱,因為彩禮問題,他跟相處了3個多月的女友分手。羅睿始終覺得,女方收彩禮就像是在賣女兒,哪怕這筆錢最終的去向是小兩口的新家庭,「既給不起,也不想給。」然而現實情況卻是,大學畢業後的三年多時間裡,羅睿見了十幾個相親對像———家在農村的羅睿,相親對象也大都來自農村———其中大部分提出了彩禮要求。

作為一項婚姻禮儀,「彩禮」起源於西周時期的「六禮」,即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具體是由納采還是由納徵演化而來,還存在著一些爭議和分歧。新中國成立之後,收受彩禮曾被認為是買賣婚姻的表現之一,法律明文廢止。但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彩禮重新在農村興起,並且呈現逐年增長的趨勢。

「一個農民家庭,十幾萬的彩禮錢可能是好幾年的收入,你說沉重不沉重?」羅睿說。

男方

彩禮是負擔 不想給

 

「我們家拿不出這麼多錢,而且12萬彩禮也太多了。」羅睿原本的計劃是貸款買房,婚後用禮金買車。最後雙方不歡而散,羅睿跟那個女孩分了手。

羅睿的老家在吉林省長嶺縣流水鎮愛國村,父母都是農民,年長他6歲的哥哥已經結婚,目前跟父母生活在一起。

「供一個大學生還行,一般的農民家庭供不起兩個。」羅睿介紹,哥哥當初學習成績也很好,但為了給家裡減輕負擔,給弟弟「讓路」,初中畢業讀了技校。

2006年哥哥婚禮的細節,羅睿記不清了,但當時家裡重建了瓦房,並且給女方家6萬元彩禮這兩件事,卻留在了他的記憶當中。「會親家那天,我爸從包裡拿出好幾摞錢,都給了我嫂子她爸。」這是羅睿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現金。

羅睿家共有兩公頃多旱田,種的是玉米,在2006年的時候,年收入不到兩萬元,6萬元就相當於羅家3到4年的純收入。即便是近幾年,去掉種子化肥等開銷,羅家一年也只剩3萬多元錢。

2011年,大學畢業的羅睿回到長嶺縣城,進入一家民企。不久後通過相親,認識了一個來自白城農村的女孩。女孩初中畢業後外出打工,雖然學歷不高,但長相和談吐都讓羅睿覺得滿意。雙方相處了一段時間,很快進入談婚論嫁階段。

會親家的場面,羅睿記憶猶新。女孩母親提出彩禮12萬元、羅家全款買樓,同時許諾會陪嫁一輛小轎車,彩禮在婚後都給小兩口。長嶺縣城當時的房價約為每平方米2000元,一套房子需要十幾萬,再加上彩禮12萬,也就是說羅家要支出近30萬。

「我們家拿不出這麼多錢,而且12萬彩禮也太多了。」羅睿原本的計劃是貸款買房,婚後用禮金買車。最後雙方不歡而散,羅睿跟那個女孩分了手。

「嫁個大學生,男方買房,還給這麼多彩禮,說出去多有面子。而且我還有個哥哥,現在多要點兒,以後分給我哥的就少點兒。」羅睿的分析是,女孩家無非是為了爭面子和家產。

之後羅睿又相了幾次親,為了避免出現那次會親家的場面,他在初次見面後,都會問對方要不要、要多少彩禮。「大多數都說『肯定得要彩禮』,從七八萬元到十幾萬元都有。」讀過大學的羅睿很反感這種習俗,「男女平等,兩情相悅,何必一定要追求這種形式?」去年春節剛過,羅睿認識了現在的未婚妻。同樣大學畢業的女孩,在面對羅睿有關彩禮的問題時,回答讓他很滿意,「她說彩禮是中國傳統儀式的一部分,還是得要的,但多少無所謂。」

「剛開始是覺得家裡沒那麼多錢,而且也不希望父母去借錢。然後有一段時間就是反感,只要說要(彩禮),那就不用再見了。現在又有了新的感覺,這畢竟是一種習俗,我也沒有必要去挑戰。」羅睿將這段心路歷程總結為,「給不起」、「不想給」、「不得不給」。

採訪的最後,羅睿透露了這樣一組數字:他大學時所在班級的22個男生中,18人已婚,11位男生的結婚對像來自農村,10位給了彩禮,「最少的8萬,最多的20萬。」

給多少 看「行情」

劉全和介紹,正是因為兒子的條件不錯,禮金女方才只要了10萬元,「有的男孩條件不好,要20萬的也有。」

今年4月,有一位網友發帖:公主嶺市范家屯鎮的彩禮行情是現金20萬元,還要有車、房、「三金」(金項鏈、金戒指、金耳環)和彩貂。車要摩托、轎車、農用車齊全;「三金」得3萬元以上;貂皮必須是彩色的,越艷越好;小兩口婚後,男方父母必須搬出去住,必須簽訂財產協議,所有債務和新郎無關。這位網友在帖子的最後稱:「做不到以上幾點,在農村就娶不到媳婦!」

范家屯某村村民劉全和(音)說,這位網友所說的,並不算太誇張。

以上就是劉全和口述的兒子婚前賬單,「結婚當天還有『上車錢』18888元,『改口費』9999元或10001元,還沒算上接親車隊和辦酒席的錢。」

總體算下來,兒子結婚,劉全和老兩口的累計支出將超過50萬元。即使是城市中的普通上班族,50萬元也是筆相當大的開銷。對於劉全和來說,更是極大的負擔,甚至為此負債。「得還好幾年,也就是這幾年佔地,親戚朋友手裡都有點兒錢,要不就得去『抬錢』(借高利貸)。」

在其他村民的描述中,劉全和兒子的條件「相當不錯」,身高將近1米8,不抽煙不喝酒,會汽車修理,最關鍵的是會幹農活。「現在的年輕人,沒幾個會幹地裡的活,我兒子都會。」說起兒子,劉全和很自豪。

既然條件這麼好,為何還要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娶媳婦呢?「行情就是這樣,我兒子對像要的還不算多。」「行情」是劉全和無法違背的,他也不願為了錢讓兒子娶不上媳婦。「女方要少了,別人會覺得是不是她家姑娘有啥毛病;我們要是給多了,別人就會覺得是不是我家兒子有問題。」劉全和介紹,正是因為兒子的條件不錯,禮金女方才只要了10萬元,「有的男孩條件不好,要20萬的也有。」

跟劉全和同村的李姓村民,就「遭遇」了20萬的彩禮。小李也是今年結婚,婚後小兩口和父母同住。婚前支出中,李家省下了在鎮裡買樓的錢,但彩禮就要多給了。「會親家的時候,那邊說要20萬。」老李說,兒子脾氣倔,當場就說不結婚了,還是女孩「講情」,女方父母才鬆了口,最終定在16萬元。但也因此,女方提出了附加要求:婚前李家的外債跟小兩口無關;婚後小兩口要住東屋。農村的房屋多是坐北朝南,一般來說東側房間比較大。

對於這些條件,老李接受了,但多少有些憋屈,「兒子結婚,我還能捨不得花錢啊?就是不要彩禮,這些錢也都得給他們倆。但是他們逼得緊,我就覺得不得勁兒。」

老李還有一個女兒,也已經有了男朋友。「彩禮我打算要20萬。」老李想得很清楚,兒子結婚拿出去多少錢,他就朝女兒對像家要多少錢,只能多不能少。

女方

彩禮是面子 必須要

在劉女士看來,自家女兒的長相在村裡「數一數二」,彩禮的多少,其實代表著女兒的身價。

為何彩禮的行情越來越高呢?新文化記者在范家屯鎮的幾個村莊採訪時發現,一些女孩的父母會把彩禮的多少,當成自家女兒的身價,甚至當成炫耀的資本。在劉全和與老李所在的村子,去年就曾發生過一件事,因為男方給不上彩禮,母親生生把女兒的婚事別黃。

據老李的講述,那家的女兒在吉林市打工,認識了吉林市農村的一個男孩,在會親家的時候,女方父母按照范家屯的行情提出要彩禮15萬,男方說要按他們那邊的行情,只能給6萬8。最終因為彩禮的問題,一對戀人就此分手。

新文化記者找到了女孩的母親劉女士,有了如下的對話:「彩禮這事你怎麼看?」「那能咋看,別人要多錢,我們也要多錢唄。」「那你打算要多少彩禮?」「15萬到20萬吧,男孩條件好的話,少點兒也行,最少也得10萬。」「那要是男方家困難,拿不出這些錢呢?」「我姑娘之前處了個對象,說按照他們那邊的行情,就給6萬多,我就沒同意。」「就因為差錢?」「不是錢的事,憑啥人家彩禮都10多萬,到我這就6萬,我姑娘差啥啊?」「彩禮沒談妥,倆人就黃了?」「黃了,我姑娘也覺得那邊給的太少了。其實這錢也落不到我手裡,最後都給他們。彩禮就是個保障,你說萬一結婚幾個月就離了呢,我姑娘不就是人財兩空了嗎?」

「那要是你女兒真遇到特別喜歡的,而男方家裡確實拿不出彩禮呢?」

「那就到時候再說吧,反正吧,她要是真相中了,就要跟人家,我也不能硬別著。」

在劉女士看來,自家女兒的長相在村裡「數一數二」,彩禮的多少,其實代表著女兒的身價。她的這種想法,在很多女孩的家庭普遍存在,或許說不出「身價」二字,但攀比心理普遍存在。

李霞和李艷欣是范家屯某飯店的服務員,都是當地人。午後,飯店裡沒有多少客人,她們兩人就會來到門前的街路上,跟周圍店舖的服務員聊天。據李霞介紹,關於回家結婚和要多少彩禮,是她們比較常聊的話題,能要到更多彩禮的女孩,總會讓其他人羨慕和嫉妒。「有的服務員說收了15萬,其實就收了10萬。」在李霞看來,彩禮是面子,更是自己長相的標尺。

「咱們吉林省還不算彩禮多的呢,我聽說甘肅、寧夏那邊,彩禮都是好幾十萬。」李艷欣曾經在省外打工,結識了一些朋友,「他們聽說咱們這邊彩禮還不到20萬,都想找吉林的女朋友呢。」

要多少 看條件

能夠讓李秀荷主動減少彩禮的男孩,需要具備以下條件:大學畢業,至少是大專畢業;身高1米8以上,長相周正……

那麼女方在索要彩禮時,會根據哪些「指標」來確定金額呢?榆樹市的閔家鎮距離范家屯鎮約200公里,當地的彩禮行情是除住房、「三金」外,現金15萬元左右。「彩禮肯定不是瞎要的啊,肯定有說法。」閔家鎮二十家子村村民李秀荷表示,自己就有一些具體的想法,根據男方的各項條件,對「基準彩禮金額」增加或減少。

李秀荷解釋,像個人長相和有無不良習慣,其實是希望女兒能找到正經過日子的男人;學歷和手藝則是希望女兒以後的日子能過得好一些;至於是不是獨生子,則涉及以後遺產的分割。「彩禮是一定要收的,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風俗。而且彩禮的多少也體現著我女兒的身價,錢越多,說明我女兒越優秀。」李秀荷說,「而且你要來的彩禮錢越多,男方家就越重視,離婚的可能就越小,因為再娶一個又得花不少錢。」

對於母親的想法,李秀荷的女兒有些不以為然,「彩禮是你想要多少錢,人家就給多少錢啊?到時候我找男朋友,你們要是不滿意,我就跟他私奔!」

范家屯鎮郜家村村支書孟凡平認為,男方和女方在彩禮上往往是一種博弈,總要找到某個平衡點,「女方家多要,是覺得說起來有面子;男方家想少給,其實是怕別人知道彩禮給多了,會以為自家兒子不好。」

今年30歲的孟凡平對於高額彩禮持否定態度,「現在這些年輕人有了錢,都不知道計劃,彩禮、陪嫁和禮金,很快就花沒了。你說有這錢,幹點兒啥不好?」

在採訪的過程中,新文化記者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規律,那就是在范家屯鎮,外出求學的男青年大多對彩禮持否定態度,女青年則大多會要求彩禮。

而外出打工的,則不管男女都堅持著這一傳統,不同的是女青年大多會遵循范家屯當地的行情,而男青年則會遵循女方家鄉所在地的行情。

彩禮的變遷郜家村的孟老漢是村裡知名的媒人,幾十年來他深刻感受著彩禮行情的「飛漲」。

上世紀90年代,范家屯鎮的彩禮行情是幾千元。「我記得當時介紹成的一對兒,男方家買了電視、洗衣機和電風扇,禮金是4000塊。」也有的只給現金,一般在一萬元左右。

1995年前後,男方家除了要買彩電、冰箱、洗衣機和空調「四大件」外,現金至少要一萬元。

2000年以後,除了家電、傢俱,現金至少兩萬元。多數時候,女方還會要求男方翻新或重建房子,後來,這一要求變成了「買樓」。

2010年3月,本報曾經在范家屯鎮的宋家店、馬家窪子和勝利等幾個村莊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當時的彩禮包括「三金」、摩托車、家電和房子,所有財物相加至少5萬元,甚至有的還會要求小轎車。

劉全和給新文化記者算了一筆賬,5年以前,村裡大多數家庭的年收入也就1萬多元。那時結婚,男方需要拿出的彩禮禮金和實物就要5萬元,基本相當於5年的收入。

劉全和的記憶跟本報2010年的問卷調查數據相吻合,當時接受調查的83戶村民當中,有65戶村民的家庭年收入不足萬元,占比78.3%。

而在劉全和的印象當中,彩禮的現金部分漲到10萬元,應該是在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初,「到了今年,就沒聽說過彩禮低於10萬的。」

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曹保明:

彩禮是禮但不能過度

「彩禮首先是一種禮節。」曹保明表示,「這種禮節並非由制度約束,而是一種民間習俗。」

在中國傳統社會以及當代農村社會中,彩禮曾經很普遍。雖然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的一段時間,彩禮和與彩禮相關的訂婚和婚約都受到了批判,但在民間始終頑強存在。

曹保明介紹,在古代的訂婚儀式上,男方家庭會以訂婚男子的名義送給女方一份由物品和金錢兩部分構成的「彩禮」,其中錢為財(聘金),物為禮(聘禮)。女方收受彩禮後,也會送男方一些物品,稱作「回禮」。彩禮中的物一般都是價高但實用的物品,回禮一般為女性親手製作的物品。

曹保明認為,現在的彩禮被賦予了太多的物質含義,甚至成為沉重的負擔,這就失去了本意,「彩禮作為禮節和民俗,應當予以保留,但千萬不能過度。」

省民俗學會理事長施立學:

會讓富裕農民致貧

作為省政協委員,施立學在去年的省兩會上,提交了一份針對彩禮和隨禮的提案。

施立學認為,高額彩禮產生的原因主要有三點:第一是農村適齡女孩減少;第二是攀比心重,把彩禮錢當成女孩的身價;第三是農村生活條件有了極大的改善。

「但我們要看到高額彩禮帶來的一系列問題。」施立學表示,「高額彩禮會讓已經富裕的農民致貧,那些因為彩禮產生的糾紛還擾亂了農村的秩序,另外高額彩禮的攀比會讓社會風氣變壞。」

省社科院社會學所所長付誠:

彩禮成了「婚姻保障金」

付誠認為,彩禮存在的原因要從經濟學和社會學兩個方面來分析。

付誠認為,因為古代女性的從屬地位,父親在女兒出嫁時要收取一定的錢物,用以償還父母對女兒的養育費用,「女方把一定的財物當作結婚條件之一,這也是古代彩禮存在的一個原因。」

付誠認為,以社會學的觀點來看,彩禮逐年增加主要有兩方面原因:第一是「男多女少」的社會結構,使得適齡男性不易找到結婚對象,而適齡女性則有著更多的選擇;第二是很多地區的鄉土社會逐漸轉變為工業社會,人口流動量大,解除婚約的情況越來越多,女性普遍要求男方提供信用擔保,也就是說把彩禮當成了「婚姻保障金」。

事實+

彩禮或成代際剝削手段

有學者在華北農村長期調研發現,彩禮的根本性變化是最近十年才發生的,這與整個農村社會的巨變是同步的。彩禮由西周「六禮」中的納徵演化而來的。彩禮在古代是定婚的禮儀,並且最終實現了禮法結合,彩禮從單純的禮的要求變為法的規範。

彩禮性質的嬗變首先就是談判主體的變化。現在雖然家長仍然是談判中的主要角色,但青年男女的意願和要求也被考慮進來,甚至成為決定性的要素。彩禮變成了青年男女提前分割家庭財產的手段,他們借婚姻的機會,要求父母拿出更多的財產「資助」他們未來的小家庭,不過,如果說傳統時期彩禮的「資助」功能還是家長的主動行為的話,現在的「資助」則體現出更多的被動色彩。以前,小家庭的獨立生存要在婚後分家時才開始,小家庭的發展基礎也是從分家中獲得的家庭財產,現在,小家庭的獨立實際上從結婚時就開始了,小家庭和大家庭完全是兩個會計單位,小家庭有強烈的衝動從大家庭那裡索取更多的財富。

這種代際之間的財富流動是單向度且嚴重失衡的。一般來說,每個家庭為兒子結婚都要負債,但這筆債務兒子是不負責償還的,除非父母遇到重大變故,喪失勞動能力。所以,中年人往往都是夫妻雙方同時季節性的外出務工,在豫東農村,中年婦女做建築工的不在少數,她們要盡可能多掙錢,償還債務,同時積攢養老錢。(騰訊新聞綜合農林經濟管理學報報道)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