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很在乎,又何必太清楚。所謂的愛刻骨銘心,那也要愛的糊塗些。

--題記

窗外秋風起,滿天落葉飛。閒來思往事,潑墨遣心扉。心有情,字無意,愛恨無常滿目哀;道離別,歎無奈,紅塵聚散誰相惜;月微涼,人獨醉,廣寒寂寞千年癡。流年一笑過,死後再無是非。誰又曾知:相逢便是無可替代,相愛不必追根究底。

在時間的洪流中,我就像一朵浮萍,循著生命的軌跡,隨意地漂流。一路上,我遇見過高山,仰望過雲霞,感受過清風,親吻過魚蟲……很多次,我都想停下來,守著自己喜歡的那一場相逢。可是,每一次,都抵不住時光的消磨,在漸行漸遠的歲月中,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邂逅。

就算偶爾,有那麼幾次相逢,陪伴那麼些時間,可是在相識相知的日子裡,依舊免不了光陰的拉扯,到後來哭著走向天涯的兩頭。哪怕一曾承諾,我與河山都會常在,可是泛黃的樹葉,以及散落的故事,終究被當初的那些一往情深,熬成了錐心的酸楚。甚至有時候,我們來不及說一聲再見。

你來了又走,你走了他又來,來來去去多少回,一別竟是不曾歸。可歎,這萬千過客,數不清,也讀不懂。有時候,我真的想跟木頭人一樣,懷一種自然的姿態,數落春秋繁華,冷眼愛恨離愁。以一個過客的角色,看遍形形色色的過客,不去惆悵錯過的,也不去深究留下的。將所有的是非黑白,當成是一場墨與蓮的相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也不必去在乎,自己是墨還是蓮,在同一片池塘裡共守過一季,已然是一種清歡。

其實,人生就像是一場夢的旅遊,我旅遊到你的夢中,你旅遊到我的夢裡。當黎明到來之際,夢醒成空,離開的離開,背叛的背叛,失落的失落……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夢。有點恍恍惚惚,又好像有所觸及。紅塵醉土,繁華幾許,又有誰能恪守夢中的諾言,堅守自己最初的夢。又有誰能說得清楚,是離開的那個人錯了,還是留下來的那個人錯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歲月便缺些溫婉。細水長流的故事,或許比不上轟轟烈烈的誓言,可是誰又知道,那些風華絕貌的初見,緊緊是視覺的一場盛宴。待來年風華銳減,便再無以驚艷,那個朝思暮想的少年。一夜秋風,落葉盤旋,站在分離的地點,還請不要問為什麼,也不必說再見。

的確如此,在我心裡,無論多麼驚艷的一場初見,也比不過,用心用情給與的溫暖。

但得相識同行,你我風雨同舟。想一下,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一句你好嗎,一句有我在,該有多麼的動聽。甚至動聽到,讓人留下熱誠的眼淚,哭著哭著,然後笑了,原來還有你在陪著我。或許這一小段不曾相約的歲月,這一顆熱誠如火的心,在將來的某一個路口走散了,冰涼了,也沒有關係。因為我知道,這短暫的陪伴,將成為永恆的記憶,它或許不再清楚,但早已刻骨。

誰都想,有這麼一個人,跟自己風雨同行,不離不棄。在失敗的時候,鼓勵自己;在難過的時候,安慰自己;在無助的時候,幫助自己……可是我們想要的,卻總是與現實不相吻合。也不知道,是自己不夠用心,還是用計太深。

是的,很多時候,很多人,在對一個人付出了感情後,就總想用各種辦法,瞭解對方的一切。不管對方是否願意,也不管對方是否難受,就只想掌握關於對方的一切。殊不知,在你發現更多東西的時候,別人也漸漸地遠離了你。終於有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的是非黑白,對方也懂得你真得很在意。然而,對方卻選擇了離你而去,接著你就大聲地問「為什麼,為什麼離開自己」。說到底,還是不知道自己犯了這樣一個錯誤:如果你真的很在意,那麼又何必太清楚,畢竟誰都想要自己的幸福,有那麼一點點包容和寵愛。

誰的青春沒有那麼幾朵娉婷,誰的人生沒有那麼些禁區。所以我從不會追問太多,因為我知道揭開傷口真得很痛。我也從不會佔有太多,因為我知道被束縛會很累。莫不如把曾經的一切,掩埋在幸福的洪流中。有時候真的,不必太清楚,很在乎就好了,很在乎就留彼此一些空間,讓自由的翅膀飛得更高,讓幸福的味道飄得更遠。

塵緣如水,往事如風。我們的相識相知,就像是一陣輕風,捲起夢幻的流年;我們的相愛相惜,就像是一陣春雨,滋潤懵懂的青春。我也想,許你一場沒有分離的劇本,可奈何,我們終究得配合生活的軌跡前行,走到天涯的兩端。不過也別擔心,我相信,只要懷著堅定而溫柔的心,那麼以後,我們終究會有一場更美的遇見。至於如今,你做什麼,在哪裡,我也不會去追問,就像當初說好的那樣,一往直前地支持你,關心你,寵愛你,給你欺負,讓你開心,這樣便足夠了。

記得,我們每一次分別的剎那,都有千般萬般的不捨,於是我們一次次的回首,可最後我還是露出一臉的微笑,溫柔地說句:走咯。或許很多人都不明白,這看似優雅的背影后,藏著一種欲語還休的情愫。它並非不夠勇敢,也絕非不夠愛,而是不清楚,也溫暖、也幸福。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有一個願望。我想有那麼一小段時間,只屬於你和我,然後緊緊地擁抱著,不必說多餘的話,不必想其它的事。就只是安靜地抱著,讓你感受我的真摯與溫暖,讓我將那短暫的瞬間,印刻在心裡,留作天長地久的畫面。雖然每一次都沒有尋到合適的時間,與你完成這一場繾綣纏綿,可是都沒有關係,畢竟我也知道順其自然。不急不慢,一生相伴。

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從不會追根求底,給愛人許的是自由與溫暖,為愛人做的是包容與寵愛。在友情的歲月中,我又何嘗不是如此。我跟朋友說,我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不太習慣嘮叨生活的流水,也不太會圓滑的處理世故。可如果哪一天,你遇到了困難,有事需要幫忙的話,請告訴我,我會力所能及得去幫助。

就這樣子,我帶著自己這種安靜的性格,前行在車水馬龍的世界。漸漸的,有些人走了,有些人又來了,來不及傷感,也學不會挽留,畢竟人心自由,不必強求。幸運的是,兜兜轉轉,來來回回,終究還是有那麼一些人,習慣了這樣的我,並且不離不棄。就像文字裡的那一場相逢,也許我們從未聯繫,也許我們從未遇見,卻依舊被文字緊緊的牽著、連著。在這裡,我想簡單地對你們說一句「謝謝」。

踏著時間的軸,一步兩步,生成了歲月的蓮,開在了最深的心底。心懷蓮,身不染,走在紛紛擾擾的塵世裡,獨自謫居在安靜的田園中,朝飲甘露,夕捻月色,倚在寧靜的天幕裡,獨自呼吸著陌生的氧氣。直到有一天,我青絲染霜白,容顏隨秋逝,依舊可以糊塗地笑問你一次「在你的心裡,可還有想說的秘密」。

光陰繾綣,潑墨成香,花開的目光,讀懂柔腸,花落的彷徨,讀解憂傷。四季的輪迴,似是流年的無常,時光裡的風景,就該安靜地癡心守望。不必覺得無知,也不必太慌張,帶著一顆真摯的心,試著去包容你愛的人,理解別人無法言語的憂傷。千萬不要強行揭開早已結痂的傷口,看著別人留血才說自己心疼,人生嘛,糊塗點,有何不可,認真點,一生無悔。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是是非非說不盡,糊糊塗塗好相處。淡淡情緣天定,來來往往是客。君子相交應大度,小丑跳梁終失足。塵世中,得失不必太強求,也能幸福;風月裡,愛恨無須太清楚,也能刻骨。

莫教相思無處訴,高山流水不曾枯。瑤琴鳳尾人間滅,死後相約醉河途。一生多少客,不如子期伯牙一曲音;一世多少愛,不如裝作糊塗用真心。正如我那時候對你說的:愛上你,我注定有一段時間意亂情迷,前言不搭後調,畢竟有些不清不楚的心事,刻骨無痕,我都自己消受。畢竟你慢我快,湊在了一起,雖然擁有幸福,可也從不缺少憂傷。

待來年,花開天藍,風起雲漫,我想輕輕地與你訴一場溫柔。不需要手牽著手,不需要心連著心,只想看著你,便已然滿足。因為我早已懂得,所有的言語,也及不上深情的回眸;因為我早已懂得,既然很在乎,何必太青春,所謂愛刻骨銘心,那也要愛的糊塗些!!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