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仍留著那天的夏晨,窗格給我框了一幅美麗的立體畫景:陽光,帶著新的暖意,擠走了所有的黑暗,把清空浣洗得光色透亮,呈祥莞爾的笑容;輕風,加重了夏的氣息,盤旋在綠樹的周圍,帶動枝葉翩然輕舞,妖出自己的魅惑;綠地的青草,微動腦頭,擺弄纖姿,有著嫩鮮的嫵媚;薔薇,高仰著滿頭殷紅的花朵,吐出淡淡的芳香,調和著空氣的味道;喜鵲,落在臨窗的樹梢上,叫個不停,生怕喜訊沒人聽到;麻雀,三二成群,嬉戲著來回歡飛,一路唱著尖脆的歌。我被這窗格裡的景色感染著,思緒朝著美好的方向行走,對愛情的思考與理解也漸漸有了一些煙清的感覺。

有過愛的人,被愛過的人,在愛中的人,對愛情都有著不同的理解與表述,但不管怎樣理解與表述,愛情似乎與季節有關,氣像有關,景物有關,或者說得準確些,與更多的美有關,因為所有的愛情都會在那兒被渲染成美的詩畫,美的曲調,美的吟唱,好像光景麗色裡沒有愛情就不燦爛、不精彩、不濃重,連季期也會失去色澤,氣候也只不過是風雲雨雪,心緒更不會有起起落落,但若把愛情扯上,那一切又都會被調動和顛覆,生出精神抖擻般的神態。看古上正統的四書五經,也有著陰陽的論調,或說愛的原,或說愛的生,或說愛的道,如《詩經﹒蒹葭》。再看唐詩宋詩元曲清文,抒發出多少愛情心脈,讓現代人吟誦起來還真有那種身臨其境的感動,使心緒在彼時此刻難以平靜與安撫,滿著強烈的釋懷心境。

如果愛情與季節、氣候、景物的美與關,那麼春天和夏天必定是愛情的季期,因為秋天的落葉傷感和冬天的清素冷落,沒有春天和夏天的色彩柔美、溫厚熱漲,有著浪漫、熱烈的情調。春天,綠意充滿著活力,花語羞赧著青澀,春色在綠與花之間對白,情感在風與雨之中吐露。所以說,春天的愛情,多是在輕風柔雨的煙霧中纏綿滋生,蘊藏著朦朧、含蓄,派生出迷茫、惆悵。而夏天又總是把本熱作為熱量釋放,給春天的綠意不斷加溫昇華,讓整個夏天的顏色變得更加燦翠,就連草木綠葉上的花,也有著任性無忌與熱烈的開放,若再把其他景物的熱鬧、調侃、起哄、喝彩湊在一起,就會把整個夏天塗鴉得更加野性。為此,夏天的愛情,經過春天的雨露滋潤和春色醞釀,有著執著和奔放的性格,猶如草原野馬一樣,任由奔馳而歡快。

一些從癡愛中醒來的人,都會在夏天裡去細梳那些愛的朦態,而且還會對涉及到的情波漣漪進行細觀剖析,以讓愛情有迷散的清晰,從而從容地把愛情放在零的距離上,貼緊在濃情的懷裡。但有人說,愛是朦朧得來的果子,在迷態中出芽,在夢幻中成長,在熾熱中開花。所以,很多愛戀的人,喜歡那些朦朧的愜意,壓根不會去找愛的真意,似乎「愛了就愛了」就是愛情的定義,用不著多餘的思考,除相愛之外其他都無足輕重,哪怕有人在一旁指點說教,統會被那「愛了就愛了」的定義所埋葬。不過,僅用朦朧中許下的海誓山盟,來說明愛情的全部,似乎缺少了些生動的內容。為此,愛情還得讓真實來造就一個真正的感覺。

在千古亙來的歷史長河中,愛情總有著許多桎梏,甚至把那些天性的自由主張,也囚禁在刻意的道德家訓的牢房裡,即使有些小小的縫隙,也無法走出愛的自由,就連現在也沒有一種愛情可以像夏天一樣,熱得肆無忌憚,熱得隨心所欲,熱得自以為是。儘管彼此的心裡都有著愛的放任,但是真正地行為起來還是跳不出那早已設好的圈格。雖然,有過一些吶喊,提出過一些主張,但都不得不屈服在愛情的法則裡。愛情的法則,有著自然的屬性,也有著社會的屬性,不是可以像禽獸那般,強者任性,隨意使性。所以,我們主張愛情的自由,在爭取愛情自然屬性的同時,也要顧及社會屬性的存在,例如愛情是雙方的用意與傾心,而不是單方的強佔與剝奪。為此,理智的人都會去找彼此有愛的愛情。

我倒是認為,愛情還是在朦朧中感覺微妙的好,主張「愛了就愛了」的那種迷濛的觀點。迷對了就讓它迷對,蒙錯就讓它蒙錯,反正有愛的存在就好。如果愛情不會造成彼此的傷害,不會刺傷別的愛情,那麼愛情就如春天和夏天,一樣有著綠情和花意。愛情,為的就是心與心的輕鬆與默契,那種互相吸引、傾心相悅的狀態,任何的附加都會讓愛情失色,猶如秋天的淒落,冬天的蕭條。有人把愛與金錢、地位連一起,企圖用物質的厚享來刷白愛情的色彩,不知道這是不是還叫愛情。也有人把愛當作商品叫賣、當作物品交換,有種不顧犧牲自愛的感覺,不知道這可否堪稱為崇高。

有人說,愛情圍繞著「性」而生存,有性才會有愛,如「性的戀,性的交,性的傳」,只有在愛情裡才能得到,所以性被看作是愛情的全部意義。進而說,有性就是愛情,結婚就是愛情的開始,離婚就是愛情的終結,成家才能讀出愛情的時間和空間,生兒育女就是愛情的歸結。這讓我很難理解如下的情景,即當愛情走到無性或者失去性的時候,是不是也標誌著愛情的結束呢?而現實中且是人在、家在、情在,難道這叫伴侶情、愛情後、愛情後的親情嗎!

關於愛情還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情形,如男與男、女與女之間的愛情,即所謂同性戀、同性愛情,還有變相了的雙性戀、雙性愛情,這種戀和愛情只有在一些國家裡可見,我們國家還沒有在法理上認可,但確有實存在。曾經有一位女大學生對我說,在她的學校裡就有很多同性戀、雙性戀,多數都是從閨蜜開始到戀愛,再到身影不離,再到性的行為。我無法預料和知曉,這些人發展下去會是怎樣的一個狀況,一輩子相互廝守,而同性、雙性地戀著、愛著、性著,那種沒有婚姻、家庭,有的還不能傳種接代,這會有幸福嗎?還有諸如婚外情、離後情,這又給人以更多的迷茫。

美麗是愛情的真說,對當愛人來講,都企求著對方能給自己有所感動,包括容貌、身姿與心靈,當然也包括氣質、健康與強壯,而這些都是眼睛訴說給心的感覺。不同的人對此有著不同的美感詮釋,因為心的審美觀念不同,第一眼所見的容貌、身姿,反映出來的感覺都是不一樣的。你說美麗,那你的眼中一定會有燦爛的閃爍,而心也一定會有歡快的響應,這也許是古上所定論的那樣,「情人眼裡出西施」。所以說,不管是遇誰,初見或是常見,也許是一種獨到的欣賞、滲骨的記憶,也許只是一種無意的邂逅,遇來的相識。心靈的美麗,不是一眼就能認知出來的,而需要在眾多的行為當中去揣摩總結,不過這種感悟也會讓人產生錯覺或者被情所誤導。那麼愛情中的容姿美麗與心靈美麗究景誰更重要,當然啦,從理論上傾向於心靈的美麗,然而很多人且喜歡心感美,也有人追求著心靈與心感都美麗的奢望。

我希望春天和夏天能把人間的愛情帶到綠與花的中間,用綠和花的語言來表達人間最美好的愛情,讓柔風、纏雨、向熱書寫出人間最浪漫熱烈的愛情,讓花卉散發出來的清香熏染出人間最香甜純真的愛情,如我所看到的那天夏晨一樣,有鳥呼草動,光照風舞,艷色香飛,一齊蒞臨,調諧出人間最玄妙的愛情,好讓喜鵲對著所有的意情中人,去傳愛情的喜訊。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