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難得是對自己坦白,如果說不期待,那就沒了愛。之所以我把一切都放開,無非是讓自己不徘徊。不是心太狠,是無情何必說情深,無愛何必說真心。我說什麼花最美,答案就是四個字:心花怒放!沒什麼會比這一刻更燦爛絕倫。

---------題記

幸福就在路上,一不小心就會撞進懷裡。奇跡就在手裡,你用多少心血灌溉,就會有多美麗。天空飄著雨,是天使在彩虹橋上休息,剛好被我看見了所謂的「不可思議」,信不信由你。思念是一種愁,就像攥緊了的沙漏。幸福等了太久,時光蒼老了溫柔,記憶不停地遊走,沒有一個地點收留。漂泊的檔口,誰說了別無所求,都是自欺欺人風的問候!

微風浮窗,似乎聽見了春天拔節的聲音,小鳥啾啾的喚醒了慵懶的眼睛。黎明簡靜清幽,指尖撿拾著冬天的殘留,藏進一幅畫,也藏進衣袖,不讓它溜走。日子很像萌芽的詩,你總是無法預測會生出什麼別有心裁一枝獨秀的色彩。或許斑斕無痕,或許熠熠生輝,或許水過無聲無息,總之它是流淌的,就像溫熱的一團火,劃過寂靜的湖泊,不可語不可說。

依靠似乎就不曾有過,被孤獨一朵一朵抱緊,就藏在文字裡寫著心音。用淡了的墨為自己在河邊畫了一座小房子,畫下垂柳依依含情,畫下雲朵落在肩上的風景。我還要種上蝶舞飛花的聘婷,不管與誰同行,只想孤獨不再襲擊眼睛。緣分的天空太大,大到了心的小湖無法裝下一幀春,又太小,小到了一抬頭,就是美景映眸又逢君。日子就這樣在寂靜中沉淪,又在顛簸裡放縱。我不知道炊煙裊裊裡,可有溫暖的味道,只想抱緊自己,讓胸口不再有寒流抵達,一切盡在不言中,懂與不懂不重要,春天吹著口哨已經抵達……

季節永遠不會在心中老去,就像離別不會在想念的一刻有了焦距。喜歡在落日寂寂的樹下,淺讀往事,一頁頁攤開,不想去看結局。楓橋別雨的迷離,花開半夏的疼惜,無力留住的雪舞就像沙漏一樣蕩滌起心痕的漣漪。總有一些無法忘記,總有一些染了淚滴,如煙一樣氤氳在一段句子一首詩裡,讀到就回到過去。常常問自己,我是一個故人麼?為何一直活在回憶裡,讓心狼狽不堪。有些人總是無法忘記,有些事雖已乘風卻還在跌宕旋起,傻傻的一直傷著自己。曾經盈盈一笑,就在情字裡無處可逃,不知道前生欠了你多少,才會心甘情願守著記憶的牢。其實自己知道,不是你有多好,只因你的溫存讓我跌倒,你的疼惜是無解的毒藥,讓我把半生的情通通輸掉。

總有一些事是用來遺忘的,總有一些人是要擦肩而過的。就像風輕輕吹過,會留下一痕清冷,就像雨落淋濕了心情。暗香留影,歲月的痕多少是痛,不想碰,也不能碰。那綠蘿已經長成,在牆的依托下成了景。無聲的夜裡,沒有露水的晶瑩,悄悄飛來一直紅蜻蜓。吻落在翠綠中,一聲不吭,沒有驚擾寧靜,沒有吵醒一顆星星。雲淡風清的夜,月亮沒有夢,它把船兒劃向了銀河的懷裡,歸屬於天使的掌中,如同一個頑皮的孩童……

當沉默成為習慣,已經畫地為牢,親手把鑰匙扔掉。忙碌填充了寂寥,心弦纏繞,既然琴瑟起何以簫笙默?相遇的一刻,嫣然一笑,你下了藥,虧欠有多少?把酒醉了今朝,一生為你都輸掉。兒女情長是有毒的草,受了傷,還捨不得一個人走掉。愛有多少,月圓花不好,情斷人入牢,冷風蕭蕭,風景依舊,煙涼入夢該往哪裡逃。

當我轉身的一瞬間,飛鳥早就沒了影,淚水濕了眼,就像風箏斷了線。誰都無法回到相遇的地點,原來輪迴就是擦肩。淚濕春衫的我見猶憐,散落成一地看不見。前世今生只一瞬,莫道不消魂,若說情深,至死不忘。若說傷心,一失足成千古恨。心如蓮般潔靜,聽禪音裊裊影伴燈明。

回憶變老了,心就變淡了;影子消散了,淚水就不見了;空杯的心不會為誰再亂了。下了雪的黑夜,掩埋了一切的錯覺,冰凌閃爍的世界,冰與火都是天使手心裡燃燒著的復活,只是我不知道要哪一個。不能駕馭的,學會了閃躲。放下你,也放過了我。從此不再為誰難過,讓自己立地成佛,一個字都不說,世間冷暖都在眼前過,再也不會為誰落下繁華一滴墨……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