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世界,令人流連,使人繾綣。它雖在現實世界之中,卻超脫於現實世界之外。
它是一個美麗的桃花源,在那裡,沒有官階,沒有職級,沒有貧富,沒有貴賤,「不知
有漢,更無論魏晉」。在這個純淨的世界裡,男女相遇,往往一見鍾情,夢縈魂牽。      
        墜入網情(或雲情網)的男士女士們,當你們相逢恨晚,當你們夢繞情牽,當你們
恨不相逢未嫁(娶)時,葫蘆勸你一句:無論情多深,無論愛多甜,可聊、可訴、可思
、可戀、可牽、可……但千萬不要陷得太深。

      

        人是感情的動物,情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說,人生的樂趣不在別處,只在
真摯的情感之中。心中有感情甘泉在流淌,才有生活的快樂,才知道人間諸般滋味;缺
少情感的滋潤,心靈會不斷枯竭,人生也黯然無光。現實世界,生活越來越富,精神越
來越窮,人也越來越孤獨,聽不到別人的心聲,也不願向別人傾訴,哪怕自己的親人。
人們關注的也往往是瞬息萬變的世界,卻不去關注同樣廣闊而靈動多變的心靈世界。於
是,孤獨中的男男女女,只好在另類世界--網絡裡尋求,尋求一份情感,尋求一份慰
藉,也尋求那個相知相契的人。一旦驀然相遇,驚回首,不禁眼前一亮,恰似一道閃電
劃破長空,剎那間,照亮了漸漸黯然的心靈世界,只覺得怦怦然,欣欣然,喜不自禁,
情不自禁,心不自禁。

      

        當今世界,優秀者不在官,不在野,不在街市,不在田原,而在網絡之中。這並非
說網上之人都是仙山來客,而是網上有一個特殊條件。塵世中,人人都在忙:春種秋收
,銀進銅出,上崗下崗,上台下台……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似乎千人一面,更何
況莨莠難分。錦衣華服裡,焉知不是裹著卑瑣、骯髒的靈魂?布衣青袍中,孰知不藏有
高尚的魂靈、美潔的情操?而網上,沒有職位放大器,也沒有聚光燈下的美麗光環,清
者自清,濁者自濁,智者自智,愚者自愚,潔者自潔,污者自污。

     

        網上之交,實際是心靈的相撞,只有素質相近品性相近修養相近的,兩人才能走近,
雅趣才能接近,心靈才能貼近,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在網上最為分明。我網齡不長,
經歷不豐,也有些微體會。幾次碰到聊者,一開始就問年齡、職業、身高、薪水,真是莫
名其妙;還有時,打出一句智語,對方不是說「大哥,你說的我不懂」,就是說「我不喜
歡咬文嚼字」怎不叫人敗興。一次碰到一女,一開口就問職業,我答道:星際貿易。她還
問:星際貿易幹些什麼,屬哪個部門。我真不知再說些什麼,只好溜之大吉。還有一次碰
到一位,開始時印象頗佳,剛聊幾句後,她問起我的職業,我想幽他一默,便道:「本人
職業關涉國家機密,未經總理批准不敢擅自相告,望乞怒罪。」這本是一句既風趣又情趣
的話,接下去定會興味無窮。誰知她很不高興:「不想說就不說了,何必繞那麼大一個彎
子?」我頓感興味索然。

      

        茫茫網海,尋一個相投相契相知的朋友實在難哪! 



        網上最佳最樂最妙境界,則是智慧的較量。每一句,暗藏機鋒,對方能夠領會;每一個
有意留下的空白,對方能夠填補;每一段迂迴婉轉,曲徑通幽,對方偏能穿插其中,應對自
如……棋逢對手,將遇良才,每一個字,如一朵花,在心中開放;每一句話,如一泓清泉,
在心中流淌。較量的風停雨歇,兩顆心之間自然牽起了美麗紅絲線。多少痛苦,要向對方傾
訴;幾多歡樂,要與對方分享;說不盡的綿綿情話,訴不盡的滾滾衷腸



       紅顏知已、藍顏知已,驚魂蕩魄,在網上相逢。      



       有位文友說,紅顏知已是一種境界,如同《詩經》中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
,在水一方」,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機緣。而且因為距離,還將一切美麗收於一身。紅顏知
己是男人的另一個魂靈,她時而近在咫尺,時而在水一方,但你卻時時能感受到她在你生命之
中,靈魂之內。紅顏知己其實就是跟你一起點燃生命之火的那只溫存的手,男人往往因了她,
人生才變得鮮活起來,豐富起來,滋潤起來。   

   

        有位網友對藍顏知已有獨特的感受,她說所謂的「藍顏知己」,不是揣測女人飄忽不定的
心思然後也跟著飄忽不定的人,也不是自認為睿智而隨時隨地用俏皮話調侃女人的人。藍顏知
己是對人生對世界有自己的見解和看法,同時有著寬闊的胸懷傾聽異性的訴說並適當給予建議
的人。他不一定溫柔細膩,但懂得體貼兩字;不一定多麼深沉深刻,但懂得尊重異性;不一定
有高大魁偉的外表,但在女人說怕黑的時候,他能勇敢地說一聲別怕有我在,即便他在網上,
即便遠隔千山萬水,即便他並不能為現實中的你遮風擋雨。藍顏知己聽起來就很舒服,能給你
一片蔚藍的晴空,讓你可以暫時給心情放個假。得到一份慰藉。他可以以獨特的視角給你分析
你所遇到的難題,讓你釋然,使你重新有勇氣回到這個充滿競爭和壓力的社會。 

     

        紅顏遇到藍顏,藍顏碰上紅顏,相逢恨晚,相互品味。男人是哲學,包羅萬象,內涵無窮,
蘊蓄無限,女人在深深地思索,反覆地挖掘;女人是詩,每一行,每一句,每一字,甚至每一個
空格,都有無窮韻味,男人要細細品味,體會再三。詩的女人,嵌入了男人的腦海,使哲學增添
了詩的韻味;哲學的男人,進入了女人的心田,使濃郁的詩意增添了哲學的理性,更多了幾分魅
力。於是,雙雙傾倒,雙雙投入,雙雙陷進感情的深潭。      



        人是有慾望的,每時每刻都放射著慾望的射線,有時甚至自己都不知不覺。比如聊天,輕鬆
消閒,內中也充滿慾望:第一,傾訴的慾望;第二,展示才情的慾望;第三,對方接受欣賞的欲
望;第四,打動對方的慾望,第五,佔有對方心靈的慾望;第六……我不想再仔細分析下去了,
只是說,慾望交結在一起,就是一個深深的陷阱,陷進了對方,也陷進了自己,在相互推進中,
越陷越深。    

 

        當雙方陷進感情的深潭,感情就開始變味。一方想佔有一方,一方想控制一方,而又鞭長莫
及,所以每一根神經都格外敏感,猜疑、懷疑、多疑,處處疑雲密佈,時時疑慮重重,再沒有當
初那份純潔,也沒有當初那份輕鬆,更沒有當初那份甜蜜,換來的是沒完沒了的糾纏和越來越重
的負擔。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