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台灣男人還要有人去越南娶妻、得需看看以下的新聞、以免被人給騙又討不回公道!

越女收聘拒婚 男告媒婆告不成

 

〔自由時報記者黃文鍠/台南報導〕李姓男子透過周姓女友人介紹到越南相親,前後花了20幾萬元支付介紹費及辦理結婚相關事宜。不料1個月後,興沖沖地到越南要辦理結婚登記,女子竟拒絕結婚,李男怒控周女詐欺,檢察官偵訊後,以周女未向李男收費,加上無法傳喚越南相關證人,難以證明李男指控,不予起訴。

李男指稱,透過越南籍周姓女子(40歲)居中牽線,介紹周女姑姑相親,2人並於去年11月20日搭機到越南,但和周女姑姑見面後,感覺「不來電」,周女的弟弟和弟媳於是另外介紹梅姓女子「對看」,覺得很滿意,立刻在當地籌辦結婚事宜,除了訂喜宴廣邀賓客外,還買首飾給梅女,前後花了22萬元,雙方約定1個月後再到越南補辦結婚登記手續,梅女則以還有事情要處理,未隨同返台。

去年12月27日,李男再度前往越南,準備和梅女辦結婚登記,但梅女不但不願結婚,也拒絕償還之前接受的首飾,李男覺得受騙,返國後告周女和梅女共同詐欺。

檢察官調查發現,周女只承認介紹姑姑給李男,但否認介紹梅女,也未向李男收介紹費,再加上無法傳喚越籍梅姓女子及代辦結婚之人到庭說明,難以證明李男指控內容為真實。

大陸新華網2013-12-23 11:16

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3-12/23/c_125902914.htm

通過一戶人家的越南媳婦介紹,龍巖連城縣四堡鄉9戶人家,各自迎回一個「越南新娘」。雖然花了7萬元聘金,但解決了人生大事,他們很高興。不料,半個多月時間不到,包括介紹者在內,10個越南新娘在19日的下午,集體不見了。

昨日下午,記者從連城縣公安局獲悉,目前,連城縣刑偵大隊已介入調查,對於是否騙婚,尚不能確定。

花聘金「娶」來半個月後不見了

36歲的四堡鄉村民包功勳,在廈門打零工,一直沒有合適的對象,他也就一直單著。

本月初,包功勳接到父母電話,說是隔壁上筧村胡騰秀家有三個越南姑娘,叫他回家看看。

胡騰秀家的兒媳蘇氏頑,也是越南的,這三個姑娘就是她介紹來的。

12月4日,包功勳回到家,看中其中一個女孩,雙方說好聘金7萬元,分兩次給。第二天,包功勳先給了女孩4萬元,把女孩帶回了家,剩下的等女孩開了單身證明再付清。包功勳說,回家後,生活還是挺好的,女孩「幹活挺利索的,家務活也都會做」。

19日下午,包功勳出去串門,他的越南「妻子」則打電話給他,說想去鄉里逛逛。沒想到,妻子一直沒回來,給她打電話也不接。

包功勳聯繫其他娶了越南新娘的村民,大家都震驚地發現,自家的媳婦也不見了,電話同樣打不通。

就在19日的下午,共有10名越南「新娘」不見了蹤影,涉及上筧、田茶、霧閣、江坊、四堡等5個村(鄉)。

「村裡人看到她們四五人集中在四堡鄉政府門前,乘車走了。」村民鄒翠華說,這些人是「分批乘車離開的」。鄒翠華有個29歲的兒子,也是在這次娶的越南媳婦。

聘金給齊第二天她們都走了

越南新娘集體失蹤後,村民們現在回想,發現還是有許多疑點的。這些越南女子年齡都為20多歲,都有簽證,要求的聘金都是7萬元。最奇怪的是,「初次見面他們不會說普通話,可回家了兩三天,就會說不少了。」鄒阿姨說,這些女的對男方也沒有要求,「只要能給得起聘金就行」。

這些越南女子在男方給聘金時都表示可分兩次付款,第一次是4萬,剩餘的3萬,單身證明辦下來時再付清(有了單身證明,才可以到福州登記結婚)。18日晚上,有兩名陌生男子開著車,到包功勳家中,說是給他送女方的單身證明,要求他付剩餘的錢,但包懷疑其是騙子,沒給錢,證明也沒拿到。

其他幾個村民,都付清了尾款,拿到了單身證明。不過,那些越南新娘在走的時候,把單身證明也帶走了。

據統計,五個村共10個人的越南新娘失蹤,總共加起來聘金有60多萬元。

介紹人是懷孕出走

婆婆懷疑她受人蠱惑

這些越南新娘的介紹人蘇氏頑也失蹤了。她的婆婆,四堡鄉上筧村胡騰秀說,兒媳30多歲,也是通過別人介紹的,今年5月嫁過來後,跟兒子領了結婚證,已有7個月的身孕。

胡騰秀說,9月份,兒媳跟她說過,要介紹幾個女孩過來,自己當時還囑咐她,一定要找靠得住的女孩,不能騙人的,當時兒媳也答應了。上個月底,一個說是兒媳表嫂的女人,帶來3個女孩。

沒過多久,一個男子,說是兒媳表哥,又分兩次帶來幾個女孩。

「兒媳很乖,跟兒子關係很好。」胡騰秀至今不相信蘇氏頑是自己想走的。她說,估計是兒媳知道他們騙人了,怕村裡人找上門,在他們的鼓動下,也就跟著走了。

蘇氏頑走後,胡騰秀的兒子叫上朋友,一直在尋找人,「連城、龍巖、廈門、漳州,電話能打通,就是沒人接」。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男子花5萬中介費娶越南新娘 生孩子後妻子失蹤

她今年24歲,是一位越南新娘。

  他今年37歲,是一位新溫州人,老家在福建寧德山區。

  老大難的光棍漢,通過中介花了5萬元娶回了她。他原以為有了媳婦,日子從此有了奔頭,不料,她在生下兒子幾個月後,突然消失了……

  半年多來,他辭去工作,帶著有病的兒子找了很多地方,但是音訊全無。在向記者求助的同時,他說起曾經在越南娶妻的經歷。□本報記者 麻溫柔 文/攝

  大齡屌絲 花錢異國娶妻

  他叫陳旺(化名),福建寧德人。在他的老家,一幢長輩留下的破舊木質老房是他唯一的家產。多少年來,他和80多歲的老母親守著山間一點薄地過活,日子越過越窮。

  他外出打工,在各個服裝廠的流水線上,掙著一點微薄的工資。逢年過節回家時,總會聽到村裡村外相熟的同齡男青年娶媳婦的消息,眼見自己年齡越來越大,他開始為未來擔憂。

  幾年裡,他相了不少親,但總是因女方嫌棄他條件不好而告吹。

  每一天,他都在盤算娶一個媳婦需要花費多少金錢,但不管怎麼算,兜裡的這幾萬元積蓄始終離夢想咫尺天涯。

  終於有那麼一天,他聽說隔壁村的某某娶了一位越南媳婦,只花了5萬元錢,他聽了很動心。

  他打聽到一位「介紹人」,說可以帶他去越南娶媳婦。介紹人告訴他,只要他辦好旅遊簽證,就帶他去越南相親,相中了,給女方一點聘禮就可以帶回中國登記結婚。

  陳旺有些遲疑,因為要一下子拿出5萬元錢給介紹人,對他來說這不是一筆小數目。他也聽說過一些娶回外國媳婦婚後跑掉的消息,他擔心花了5萬元以後竹籃打水一場空。

  為了打消他的顧慮,介紹人告訴他,半年內,娶回來的媳婦如果跑掉了,可以幫他再找一個。有了這一句「承諾」,陳旺放心了。

  2011年,陳旺跟介紹人到了越南,在一個小旅館裡,他一住就是3個月。介紹人聯繫了越南當地的介紹人,隔三差五地,他們會給他帶來一位姑娘相親,「我相她、她也要相我,要兩個人都相中才行。如果兩人都覺得滿意,我們就在當地酒店辦個酒席,然後女方去當地政府打一個(單身)證明過來,我就可以把她帶回來了。」

  陳旺相中的姑娘叫楊氏紅幸,跟其他越南姑娘相比,陳旺覺得她有個很大的優點——會講中文,「我們認識的時候,她就已經會講一點中文,過來以後也一直在學,這樣相處起來就比校容易。」

  據說,楊氏紅幸的中文是跟著一個小本子學的,「就像外地人學溫州話一樣,越南也有賣一種專門教中文的小冊子,上面一行中文、下面一行越南文,中間是發音,她就是看這樣的小冊子學中文的。」

  姑娘的好學,讓陳旺覺得很欣慰。在越南,他給她買了金子、買了衣服,他對他們的未來充滿期待。

  不告而別 媳婦沒了音訊

  回國後,陳旺立即帶楊氏紅幸去民政部門咨詢結婚登記事宜。2011年11月22日,兩人領了結婚證。帶媳婦回老家看過之後,他們未作太多停留即雙雙來溫州打工。

  兩人一起在甌海一服裝廠上班,並在廠外租了一間房子,房租200元/月。按照陳旺的設想,雖然工作辛苦,但兩個人的工資有六七千元,只要省吃儉用,安安穩穩過日子,生活很快會好起來。

  沒幾個月,媳婦懷孕了,陳旺很高興,讓媳婦辭了工,安心在出租屋裡養胎。其間,媳婦提出給越南娘家寄幾萬元錢,陳旺沒有異議,拿出了家裡剩餘的積蓄。

  2013年1月7日,兒子小斌(化名)出生了。

  但是,小斌不是一個健康的孩子。

  在小斌的出院記錄上,顯示小斌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並有唇顎裂。孩子需要做手術,但陳旺拿不出錢來。這時,楊氏紅幸又提出要給娘家寄錢,陳旺不同意,兩人吵架了。

  4月29日,陳旺照舊去上班,留楊氏紅幸在家帶孩子,傍晚他下班回家,小小的出租屋裡,只有孩子獨自躺在嬰兒車裡。媳婦不見了,她的證件也都不見了。

  陳旺抱著孩子到處找媳婦,不見她的蹤影。次日,他去派出所報了案,之後又回福建向她的越南老鄉打聽,他找遍了她可能去的地方,終一無所獲。陳旺給媳婦的越南娘家打了電話,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訊息。陳旺告訴記者,媳婦是跑了,不會再回來了。

  記者通過出入境管理部門查詢楊氏紅幸的出入境信息,記錄顯示她未離境。

  陳旺說,楊氏紅幸不會回越南,因為她在越南的生活沒比中國好,但留在中國,她沒有一技之長,所以不會去找工作,「我猜,60%她是重新嫁人了。」

  但她人生地不熟的又怎麼嫁人呢?

  陳旺說:「她可能會通過她在這裡的越南老鄉介紹。當然,她現在沒法重新登記結婚。除非我申請離婚了,她就可以回國再去打一個未婚證明過來,在這邊重新登記結婚。」

  回歸孤獨 生活雪上加霜

  媳婦走了之後,陳旺就沒再回去上班。家裡老母親年紀太大,不能幫他帶孩子,他只能自己一邊帶著孩子,一邊繼續找妻子。

  現在,他住在牛山北路的一間小出租屋裡。

  在狹窄小巷的盡頭,裡裡外外可以搭建的地方,都被搭成一間間小屋,住在這裡的大多是外來務工的新溫州人。順著樓梯摸索著上到三樓,前後間的格局,20多平方米的前間房,被木板隔成4個小間,每間僅容下一張1米寬的床和一台小電視機。這其中一間,就是他和他9個月大的兒子的棲身地。

  小斌躺在嬰兒車裡搖著小手臂。記者抱起他,9個月大的孩子,體重很輕,個子也只有4個月的孩子那麼大。他不會爬,向記者咧嘴笑,呀呀地說著什麼,天真可愛。

  因為嚴重的唇顎裂,他不會用奶瓶喝奶,陳旺只能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但因為心肺功能不全,小斌的體質很不好,加上他們的居住環境,令人不得不為孩子的生長發育擔憂。

  陳旺說,自從娶了這個媳婦,前前前後後已經花了近10萬元,現在媳婦跑了,留下一個急需做手術的孩子,自己又不能工作,生活雪上加霜。

  跟陳旺同病相憐的,還有陳旺的朋友葉某某。葉某某也是2011年娶的越南媳婦,第二年,媳婦就跑了。

  說起那個逃跑的媳婦,葉某某很生氣:「那時她還懷著2個月身孕,有一天趁我不在家,突然就跑了。她就是來騙錢的呀,結婚後一直讓我給她錢,我拖了很久,一直不肯給,後來拖不下去,就給她了,誰知她拿了錢就跑了。」

  涉外離婚 又是一道難題

  妻子雖然跑了,但陳旺和葉某某等人的身份是已婚人士,如果將來想要再婚,就得先辦理離婚手續,然而涉外婚姻的離婚並不容易。

  溫州大學甌江學院法學系主任毛毅堅告訴記者,根據法律規定,離婚登記必須是夫妻雙方同時到場,陳旺和葉某某等人在妻子無法到場的情況下想要離婚,只能通過法律程序起訴女方。屆時,法院需通過外交途徑將傳票送達給被告,但因為各種因素影響,送達時間無法確定。

  如果因為某些原因傳票送達不到,則需通過《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公告,公告時間是6個月,之後是1個月的答辯期,法院判決之後,判決還要進行公告……涉外婚姻的離婚判決程序繁瑣,時間可能會涉及二三年甚至更長,對於當事人來說,這是一個漫長又痛苦的過程。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