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夫妻?相愛一輩子,爭吵一輩子,忍耐一輩子,這就是夫妻。
什麼是家?家是夫妻共同經營的,編織著夢和苦辣酸甜的窩。
什麼是夫妻?相愛一輩子,爭吵一輩子,忍耐一輩子,這就是夫妻。

家要講愛,不可講理;家要安靜,不可吵鬧;家要清潔,不可凌亂;家要真誠,不可虛偽;家要自由,不可強制;家要溫存,家要小節。家要關心、體貼、理解、包容、忍讓,家要幸福。

家是一個可以為我們遮風避雨的地方,家是一個可以給我們溫暖、給我們希望的地方,家是一個可以讓我們停靠的港灣,家也是我們精神上的寄托。是家給了我們希望,讓我們享受無盡的歡樂,家是人生旅途歇息的驛站,人生是漂泊在大海裡的一隻航船,家就是最安全的港灣。家為我們指引前進的方向,家給了我們一雙自由飛翔的翅膀。夢不論在何方,一生的愛唯有家,家才是我們幸福的港灣。

家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社會學家說家是社會的最小細胞;婚姻學家說家是風雨相依的兩人世界。究竟什麼是家呢,許多人認為這是一個不值得思考的問題。

那麼先讓我們來聽一個故事吧。
有一個富翁醉倒在他的別墅外面,他的保安扶起他說:「先生,讓我扶你回家吧!」
富翁反問保安:「家?!我的家在哪裡?你能扶我回得了家嗎?」
保安大惑不解,指著不遠處的別墅說:「那不是你的家麼?」富翁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窩,又指了指不遠處的那棟豪華別墅,一本正經的,斷斷續續地回答說:「那,那不是我的家,那只是我的房屋。」


家不是房屋,不是彩電,不是冰箱,不是物質堆砌起來的空間。物質的豐富固然可以給我們一點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轉眼即逝的。試想,在那個空間中,如果充滿暴力和冷戰,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家」將不成為其家。而成為一個爭鬥的戰場。汽車,不過是這個現代化的戰場中的悲劇的擺設品罷了。難怪有一些大款自我解嘲道:「我窮得只剩下錢了!」


家需要有愛的親人。需要那份特別的真情實感,兩個相互牽掛的人就是家,家在這裡上升為一種信仰,一種宗教,一種支持精神力量。


家是愛的聚合體,試看天下之家,皆為愛而聚,無愛而散。

家是一個感情的港灣,家是成長的搖籃,家是一個靈魂的棲息地,家是最能讓自己放縱的地方,家是一個精神的樂園。家就是你和你家人在一起的情感的全部.擁有它時,它平凡如柴米油鹽醬醋茶;失去它時,掏心掏肝也找不回。


沒有家庭的和諧,就沒有社會的和諧,沒有家庭的平安,就沒有整個社會的安寧有序,家和萬事興。


怎樣才能處理好夫妻之間的關係,這是擺在家中的最為關鍵的問題。正所謂:「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就是兩個半球,「半個球無法滾動,要有另一個半球。」那麼夫妻之間如何相處才能使家庭和諧呢?夫妻之間相處要理解、信任、尊重、寬容。它就像握一把沙子,鬆鬆地握著,它一點也不會漏,你握得越緊,它漏的就越多。

家是一種文化;家是一段時光;家是一種情懷。夫妻好比兩條腿,要站穩,要走路,誰也離不開誰,為何一條腿對另一條腿總是抱怨不休。有夫妻說結婚數十年無矛盾無分歧,可以斷言,他們至少有一個人對家庭毫不負責,對對方毫不關心。婚姻是舒服著的煩惱。家庭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之道「難得糊塗。」倘若兩個人誰都不願糊塗,這個家庭永無寧日。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不幸」。

最佳的婚姻配署不等於最佳的婚姻狀態,沒有對男人的仰視,沒有對女人的欣賞,愛情將無從發生。婚姻將無從纏綿,愛在於「迷」,過分的清醒,盤算和比較,這不是愛情。美滿的婚姻,愛情加良心就是一切,婚姻是純潔的「自私」,愛情是神聖的「貪婪」,一旦對你不在自私了,說明你對她已不在重要了。


婚姻就像泡茶,第一道茶象戀愛,濃烈馥郁香;第二道茶象新婚,清新可人;第三道茶則像剛過密月或密年的婚姻,平淡如水,需要我們用平常心去品味,才能領略到其中的真趣。


錢鍾書說:「家庭是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來,籠子內的鳥想飛出去。」
當今離婚是「富貴病」,窮則想安,富則想變。沒有愛情的婚姻不穩定,只剩下愛情的婚姻也不穩定,時間和距離能使愛情升溫和降溫。最差的女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男人,最差的男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女人,所以,婚姻是個永恆的遺憾。

男人是哲學,女人是詩。沒有詩的哲學是枯燥的,沒有哲學的詩是膚淺的。哲學理性而詩感性,男人要想讀懂詩,要先弄明白自己的哲學,女人想要理解哲學,就要先明白自己這首詩,深度的哲學只有配上適當韻味的詩才能共鳴,於是最好的不一定適合你,適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都說老婆是人家好,其實腳大鞋小都知道,愛妻子也愛情人,摻了水的假酒,是水還是酒,愛丈夫也愛情人,只有愉快的起點,沒有愉快的終點,好男人太多,不可與丈夫比,好女人太多,不可與妻子比,那是危險的。


見達官顯貴不攀比,不比丈夫之無能,見美貌風騷無邪念,多想夫妻之恩愛,女人的軟弱是假象,軟弱但不可欺,想制服女人的男人,有幾個不被女人制服,女人不是弱者,女性是男性力量的源泉,那個男人的彪悍不是來自愛女人和女人愛的鼓勵,不如女人的男人,不比不如男人的女人少。


林語堂說:「女人是水,兌入酒中是酒,兌入醋中是醋」。女人的身價取決於他的男人。
別說女人離不開男人,男人更需要女人,沒有女人的男人沒法活,沒有男人的女人照樣過。男人是水,女人是堤,沒有不想決堤氾濫的水,人是一座情慾的火山,外表雖平靜,地火在燃燒,一旦火山爆發,那就是洪水猛獸。


男人通過性表達愛,女人通過性理解愛,性和睦是夫妻和睦的沃土,貧寒不等於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好丈夫珍愛妻子那溫情脈脈的柔情,體恤那柔弱持家的艱辛,只顧駕馭不懂愛憐,不是好丈夫。

妻子賢惠是最寶貴的家庭財富,賢惠的女人首先是聰明,然後才是賢惠,傻女人以賢惠為吃虧,聰明的女人往丈夫臉上抹金,傻女人往丈夫臉上抹黑,妻子鄙視丈夫是家庭最深刻的悲劇。


妻子關心的過程是一定要嘮叨的,這是她幸福感的渲洩,千萬不要打斷她心底那幸福感的奏鳴。妻子撒嬌是愛的賜予,把柔情獻給丈夫,鄙視丈夫的女人是不會在丈夫面前撒嬌的。哪個男人不怕老婆,「怕」是謙讓,是愛的憑證。

最理想的夫妻關係想必是:親密而帶著適當疏離,坦誠而保留著部分穩秘,即可兩情繾錈,又有個人天地。


夫妻之間如果能把對方當作自己最好的朋友相處,那麼,兩個人的手就會握的很緊。
愛一個人最重要的也許不是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語,生活中的一些瑣事,更能體現他對你的用情,那才是愛的密碼。


與所愛的人長期相處的秘訣是:放棄改變對象的念頭。為了愛情的繼續,婚姻的美滿,妻子固要取悅丈夫,丈夫也要取悅妻子,至於如何取悅,乃是一種高級的藝術。傲不可長,欲不可縱,樂不可極,志不可滿。

信任,是婚姻關係中兩個人所共享的最重要特質也是建立愉快的、成長的關係所不可短缺的。婚姻生活者,半睜眼半閉眼地生活也,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男女,如果眼睛睜得太久,或用照妖鏡照得太久,恐怕連上帝身上都能挑出毛病。

夫妻生活中最可貴的莫過於真誠、信任和體貼。在幸福的婚姻中,每個人應尊重對方的趣味與愛好。以為兩個人可有同樣的思想,同樣的判斷,同樣的欲願,是最荒唐的念頭。在和睦的家庭裡,每對夫妻至少有一個是「傻子。夫妻好比同一把琴弦上的弦,他們在同一旋律中和諧地顫動,但彼此又都是獨立的。

一對彼此相配的夫婦是經得起一切可能發生的災難的襲擊的,當他們一塊兒過著窮困的日子的時候,他們比一對佔有全世界的財產但離心離德的夫妻要幸福得多。

年輕時代的夫妻吵架是愛情的糾葛,而上了年紀之後的夫妻吵架則令人心灰意冷。

妻子不貞,丈夫有一半責任。丈夫不貞,太太也有一半責任。如果把對方逼得落荒而逃,責任就更大。合格的妻子應該通過自己的努力使丈夫成為社會財富的創造者。

在現實生活中,好男人不一定能娶到好女人,好女人也不一定能嫁得好男人,好女人和好男人在一起生活又不一定幸福。人有千種,世有百態,每個人的性格、品味、素養皆不同,夫妻相處的方式就不同,一百對夫妻有一百種相處的方式。


婚姻就像一桌酒席,愛是主食,寬容、理解、信任、尊重就是一道道菜,欣賞、幽默、趣味就是酒和飲料,只有同時具備上述幾個品種的酒席,才算得上完美無缺的酒席,但願大家在婚姻這桌酒席上,吃得安逸,吃得泰然,吃得永久,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