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人間天堂四月天,芳香瀰漫,一眼深情,望不到邊;婚姻是理智結合,需要彼此用心譜寫,呵護一程細水長流;

  

  愛情是美好的,繁花似錦的浪漫,動人心魄的悸動,甜蜜到纏綿又悱惻。有些人認識只一刻,轉身時,山長水遠,卻是一輩子的刻骨銘心;而婚姻,更多的則是適合彼此,當兩個人經歷情感的磨礪,在後來的日子,學會了沉穩,學會了感恩,於是,對的時間,相遇對的人,兩顆靈魂也就自然寫進完整的一頁。

  

  梁實秋言:「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乃是人間無可比擬的幸福。」能夠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固然好,然,試問因為愛情而成的婚姻,起先的激情澎湃到最後的分道揚鑣,往往特別多。

  

  最近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王寶強事件,各種罵女方的,很多的簡直不堪入目,雖不知裡面的到底真實性,但卻值得我們深思。婚姻的一方出軌,並非是一個人的過錯,而是兩個人之間存在的共同問題,比如溝通,比如陪伴,比如多一些換位思考,比如說包容等等....

  

  好的婚姻,看到的是對方優點,忽略掉的是對方的缺點,正如,我不言不語的表情,你亦知道我的內心,這便是彼此培養出的默契。

  

  婚姻是現實的一輩子,需要理智思考,必須與日俱增的瞭解;愛情是浪漫中帶點幻想,突破理智,海誓山盟中卿卿我我,天荒地老;

  

  民國時期,有徐志摩與林微因的著名康橋之戀,一位是多才多藝的才子,一位是雲端上的佳人,他們的愛情,可以說是煙火般的絢爛,影響文壇至今。在當時,徐為林寫下過很多深情的詩篇,可謂是傾城之戀,但林微因卻在最後絕然選擇了回國,並投入了梁思成的懷抱。在我看來,林微因是個聰慧的女子,她知道什麼樣的愛情歸屬適合自己。

  

  愛情很多時候會和現實起衝突,有些雲裡霧裡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而婚姻,卻是兩個人相互裸露的真實,沒有任何的修飾。

  

  相對張愛玲的愛情歸屬,卻沒有林微因的幸運。在她與胡蘭成的愛情裡,那叫一個愛得沒有尊嚴,以至於低到塵埃裡,再從塵埃裡開出一朵卑微的花,心裡卻還是歡喜。直到後來的絕望,流浪於異國他鄉。

  

  愛情和婚姻,需要彼此相互的尊重,在平等的基礎上構造一條通往愛的橋樑,山山水水的磨合,吵吵鬧鬧的不離棄,慢慢抵達煙火味裡,接上地氣,命運才會一體分享。

  

  擇情所屬,選對了,幸福一輩子;選錯了,則痛苦一輩子。

  

  花開幾日,草木一冬,人世間的情感愛恨,匯聚眼眸裡春天與秋天,一季花開花落,一季塵埃落定,蕭條與似錦,演繹著悲喜交集。我們都是在驛站中相遇和路過,看一程風花雪月,無需怨,無需羨,只需你用心去聆聽,聆聽歲月交付給你的那段緣,把它種在心裡,不管路過幾個站點,最真的人,用心對待,直至陪伴到最後。

  

  愛情一程,昇華後便是婚姻。所有的濃烈,落照最後,都是平淡如水,再從平淡中去感恩,去體會,歲月行程深處,才會感之,感知那是秋日的陽光,折射出安逸而舒適。

  

  有一句話說的好「我羨慕的不是風華正茂的情侶,而是攙扶到老的夫妻。」兩個天涯的陌生人相逢,風在雲端,緣拉近彼此,在三月的春風裡譜寫了一場愛的詩歌,花月澄明,燕語情深,濃了一場天青色煙雨,沉溺在彼此的心中,動盪著年華最美的相遇。當季節的流轉,情字融合於柴米油鹽,多了磕磕絆絆,多了吵吵鬧鬧,所有的情分看似被光陰埋沒了,曾經描繪的深情景致變淡了,入到安逸靜好,山河歲月依然細水長流,愛的滋味若一杯白開水,表面很尋常,很多時候體會不到,其實不然,那份愛一直不曾在你我的心中遠去,而是深入骨髓,融為一體,誰也離不開誰。

  

  人生情字最好的歸屬,就是兩個人在一起慢慢變老的路上,我贈你雙眉秋水,歲月靜好;你回我左手牽著右手,相濡以沫。

  

  「美滿婚姻的基礎並非完全的坦白,而是合理的緘默。」這是歐恩斯特的感言。而生命,是浮萍一樣掠過,有些情義,需要彼此用心呵護;有些風雨,需要彼此勇敢共同承擔;光陰,通常都是把最真的留在最後,深深紮下的根,是我們在這條漫長的河流中相遇的一個「緣」字,且行且珍惜,才不枉費山河歲月一路相伴的風景,還有天邊那一抹夕陽紅。

  

  當歲月老去,當歲月爬上容顏,再也拾不起晚來香;當青梅之初的一夢,再也尋不到曾經眷戀過的痕跡;當四季的輪迴,東風吹綠,西風掃盡,看透了塵俗,當生活嘗盡了百味,再也沒了曾經青蔥年華的熱血飛揚;我只願,面對柴米油鹽般的瑣碎,面對光陰的罅隙,還有一窗小煙火,有你,有我,心在,家就暖。

  

  日子,窄成一隅,通透成一窗明亮,我們的心都在,春天,就牽著手,看簷前雙燕來往,平淡中細水長流;夏天,若有閒暇,就搬到鄉下住幾天,感受生命質樸的洗禮;秋天,看紅葉多情,看世事變遷,若我們的心還是溫的,足可抵擋季節變化的滄桑;冬天,踏上雪的日子,我們都老了,所有的情懷如水對望,歲月靜好。

  

  好的愛情婚姻歸屬,定然有一位,懂得默默欣賞你,即使日子平淡如水,只相視一眼,無需青山隱隱,沒有水迢迢,味道是一樣的味道,在一硯的波光中,尋常小日,只願「燕歸來,子衿老。」你在,我在......

台南朱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